钱琳琳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一.艰难的和谈之旅 第六章.第一次内战之后-西方文明的历程
总目录第六章.第一次内战之后一.艰难的和谈之旅英伦三岛这几年遭受损失是史无前例的,繁重的税收,强迫的召募猗蔚,军队对财物的掠夺,马匹的占用,民宅的破坏等等,就不用说人员的伤亡,身体上留下的残疾及精神上的伤害。战争的主要损失集中在英格兰与威尔士,因为他们是主战场,爱尔兰同样遭受了巨大的损失,苏格兰相对轻一些。对伤亡人数精确统计是很难,各种来源的数据差别很大,战场的死亡可能比较准确,但是受伤后死亡或者逃跑途中死亡就不可能很清楚了,大型战役只带来15%的伤亡数据,其他的遭遇战,伏击战等带来的伤亡人数是它的3倍的,而围城战约带来四分之一的伤亡,剩下的则是流弹,零星的爆炸等带来的死亡。根据最新研究得出的一个比较准确的数据是这样的,在1642年到1651年间,死亡的人数是84000人,其中62000人死于第一次内战中,在十七世纪与战争相关的疾病特别是伤寒与痢疾是很难避免的,由此带来的总共死亡人数应不少于10万人,如果以人口比例计,伤亡人数大于第一次世界大战,更不用说二次大战了。不过,这个统计数据带给我的仍然是一种莫名的悲哀,英国革命是英国上千年历史中最大规模的内战,也可以说是唯一一场大内战,上千年唯有一场大内战,与中国每隔二三百年甚至几十年有一场改朝换代的大内战相比,已经是相当难能可贵了。而且以当时英伦三岛有700万人口计,10万的死亡数据还不到总人口的2%,社会生产力几乎没有受到破坏,原因就是我一直强调的,基督教世界内部战争中有许多战争准则,如鼓励投降,战场救护等,目的就是使战争对社会的破坏降到最低。而中国改朝换代的内战动辄人口锐减一半有人拉屋米,只剩三分之一,整个社会遭受全面的破坏,到处残垣断壁,瓦砾废墟,几百年以来积累的科学、技术、文化等文明全部毁于一旦,从这些对比中可以看到英伦三岛高出何止一筹的文明,又怎能不为这片苦难的黄土地深深悲哀。所以这也是本书一直强调兄弟之爱,理性才是人类真正文明的原因,只有这些真正的文明才能使我们免受颠沛流离,生离死别,横尸荒野等战乱之苦,才能保证社会有秩序地稳定发展,才能使各种科学、技术、文化文明保存下来易派客,才能使我们站在几千年文明的基础上探索更高的文明。
第一次内战的最后一场战斗与第二次内战的最先一场战斗其间跨度有二年之长,这二年间人们在治疗伤口,在计算冲突的得失,在努力寻求和平协议,可为什么这么长的时间无法签署一份各方满意的和平协议?问题出在哪里?这只能再次从战争的原因中去寻找了。
整个英伦三岛已经被战争深深地伤害司机大佬,但是和平的前景却依然一片迷茫。表面上,和谈并不困难,因为这场战争表面上不是如基督教与伊斯兰战争一般的,你死我活的信仰之战,双方似乎是为了同一个事物,为了千年宪政而战,为了对宪政的不同理解而战,诸如,议会的权利是什么?国王的特权是什么?什么是臣民的自由?这片土地上流传千年的古老法律是什么?什么才是真正的新教信仰?我们也论述过前面这些宪政问题都好解决,而且很早的时候议会就达成了共识,取得了对查理一世压倒性优势,通过了一些限制王权的议案解决了宪政上的问题。只是对于什么是真正的新教信仰这个问题就永远没有答案了,在这个问题上各个教派之间深深的鸿沟是和平协议无法签署的真正原因,其实同样也是个你死我活的信仰问题。对苏格兰人来说也同样如此,他们与英格兰人不同的长老会信仰所产生的鸿沟,远比人们想象的要深,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进一步加深江湖俏佳人。同时一个和谈要成功,作为胜利方必须宽宏大量,对胜利果实有明确的要求,而作为失败来说,只能寻求最小的损失,一点都不损失是不可能的。但是在1646年的英伦三岛,作为胜利方的英格兰与苏格兰,政治制度都是以议会中的大多数议员同意为准则,由于议员在许多方面的分歧,各方对胜利果实的要求差异太大,根本无法做到很明确的要求,就更不用说对查理一世的宽宏大量,于是最后达成共识的只能是最苟刻的和谈方案。而作为失败方的查理一世,不仅无法接受利益必然受损这个事实,更糟糕的是查理一世至死都认为他的王位是上帝赐予的amx30,上帝不会让这些叛贼逆子得逞的,任何有损国王尊严的行为都是可恶的,都将得到上帝的惩罚,在之后的谈判中他多次拒绝条件优厚的方案,塔琳托娅而且他从没有放弃再次发动战争并获胜的想法上海异人娼馆。于是英国历史就在这对极不合格的胜负方主导下进入了漫长的谈判期。此时的英格兰议会虽然清教徒占据压倒优势,但是我们也论述过他们内部存在着长老派与独立派之别,虽然没有你死我活,但是同样激烈,由此你不得不再次感叹人类在宗教上是何等的执着与顽固,因为这关系到永生,永恒这个人生的终极目标,谁也不肯轻易退让。独立派作为主战派,自然认为新模范军是他们一手创建的惠州吉之岛,是自己的子弟兵,战场上的节节胜利也使独立派在议会中风光无限,但是随着战争的胜利,模范军也就渐渐失去了作用,不仅作用越来越小,而且由于庞大军队的存在,繁重的税收对大多数人来说是一个沉重的负担,这时候削减军队风萤月,减少税收就是大多数人的愿望,类似于中国人常说的,“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长老派减轻税收的设想自然受到普遍的欢迎,拥有很多支持者,虽然他们对圣立甘宗、独立派等其他教派信仰上的歧视减弱了一些受欢迎的程度月斜碧纱窗,而消减独立派的子弟兵模范军更是长老派乐意干的事情,长老派始终认为军队,特别是克伦威尔是他们的敌人扬中热线论坛,顺应民意而又打击对手抬高自己,任何人都何乐而不为。我们也说过清教徒长老派与苏格兰长老会在教义、组织上很相似,基本上可以等同对待,他们感情上自然更为亲近,对克伦威尔共同的敌意更使他们形成天然的盟友。而随着战场上的胜利,独立派更是致力于宪政改革薄一波简历,他们希望王室政府能更好地为民众服务,当然这里的民众并不是现代概念的民众,更多地可以理解为能够允许独立派清教徒自由地发展,不过我们知道独立派有许多自由,平等的激进思想,代表着一种进步的力量,这点是谁也无法否认的。只是长老派并不关心这些宪政改革,他们更关心的是查理一世是否还在苏格兰人手中,查理一世如果一直在自己人手中,那么长老派在议会中的影响力就越大,就越能影响宗教政策,控制军队。所以长老派并不希望和谈成功,战争彻底结束查理一世重回王位,如果这样的话他们的影响力将大大减弱。所以他们推荐的人选,提供的条件故意无法让查理一世接受,他们希望一直维持这种和谈状态,使他们的利益最大化。长老党人这样注重宗派,党派之争必然造成议会的再次严重分裂,于是随着新模范军在战场上的不断胜利,社会的主要矛盾也由清教徒与圣立甘宗之间的矛盾转化为清教徒内部长老派与独立派的矛盾,而它们之间的矛盾也使查理一世有机可乘,查理一世也很清楚这点。而独立派激进的主张使他们注定是社会的异类圣代的做法,他们容不下长老派,更不用说圣立甘宗与国王,而长老派与圣立甘宗与国王之间却有一定的交集,在一定条件下他们三者是可以相容的。查理一世也知道独立派容不下苏格兰长老会,使苏格兰人有可能与自己结盟,所以他冒险地将自己置于苏格兰人手中,但是几个月下来,与苏格兰人的谈判却毫无进展。查理一世没有意识到宗教感情对任何人都是一样执着、顽固的圣灵战记,苏格兰人对长老会的感情与自己对圣立甘宗的感情一样强烈,他们提出条件的很简单五哥烤翅,就是查理一世必须将长老会推广到整个英伦三岛,否则不要想得到苏格兰人的帮助。查理一世还一直被苏格人派来的牧师灌输长老会教义,希望他能改信长老会,他的苏格兰大臣们也一直这样劝他,但是查理一世对圣安甘宗的信仰坚如磐石,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撼动。以我们东方人的想法,为了王位查理一世理应改信长老会,信仰怎么可以与王位相比?我们以为信仰是可以轻易改变的,因为我们原本也没有真信过萨奇·史泰龙,但是在查理一世的心目中却是王位怎么可能与信仰相比,因为他是真信的,其实这就是东西方文化的最大差异所在。他开始后悔为什么向苏格兰人投降,他向英格兰议会发出信息表示可以以个人名义与议会谈判,但是由于他不断与法国人,爱尔兰人,苏格兰人阴谋勾结,议会并不信任他,他们慢腾腾地整理和约,有种稳坐钓鱼台的感觉。由于苏格兰人害怕英格兰议会与查理一世私下达成协议而将他们抛在一边,和约蓝本出来后,虽然没有完全满足长老会向整个英伦三岛推广这个要求,他们还是马上接受了和约问卷星登陆。而同时英格兰议会也担心查理一世与苏格兰人私下结盟池上辽一,也急于加速谈判进程,三方都疑神疑鬼,于是这个后来被称为纽卡斯尔和约的文件很快被送到查理一世面前,并邀请他前往伦敦继续谈判,和平的曙光似乎出现在大家眼前。
纽卡斯尔合约的重大意义是,这是一年多来三方的第一个和约,而且不是非要查理一世接受这个和约不可藏敖,这个和约只是作为继续谈判的基础,但是和约还是把他作为不得不接受任何条款的战败方来对待,条款对他来说十分苛刻绣红旗简谱。他被要求必须在英格兰人与苏格兰人签订的Solemn League and Covenant联盟条约上签字,同时让全英伦三岛三国臣民同样签字遵守,并且进一步立法取消主教制,根据苏格兰合约党人的要求重组英格兰教会,使苏格兰与英格兰的教会尽可能一致,它还要求天主教徒必须宣誓放弃效忠教皇及天主教的主要教义,任何违反者将以不遵奉国教罪惩处,并且强迫他们子女由新教徒抚养,接受新教教育,这些规定将使天主教徒在英伦三岛灭绝,可想而知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在世俗事务上,议会要求单独掌控军队二十年,而且二十年后议会可以根据情况再次重启这条款,二十年后查理一世已经66岁了,自爱德华一世以来没有一个国王活过这个岁数。而且国王册封新的贵族必需经过议会批准,所有国王新任命的官员与法官都需经议会确认,内战中国王的支持者将不得担任公职,他们当中的积极分子还将受到没收土地的惩罚,最高可以没收高达三分之二的土地。比这些伤害国王个人尊严的条款更让人无法接受的是,如果查理一世接受了这些条款,那么他得到的将是永远的耻辱,他将永远得不到任何人的尊重,这些已经远远超出了限制国王实施暴政作恶的本意了,而对保王党人残酷的惩罚将使这个国家更加地分裂而不是使伤口尽快愈合。而且代表团将这份和约蓝本交给查理一世时顺便告诉他,他们没有授权与他谈判,只负责将他的答复带回议会龙基谷。查理一世愤怒地回答道,“只有吹鼓手才会做这样的事。” 不过他得到了代表团温和而强硬的提醒,如果不同意这个和约的话他可能被废黜。查理一世经过再三考虑后的答复是这样的,给他一些时间思考,并希望能够回伦敦与议会直接谈判,这显然又是一个缓兵之计。
长按识别码关注《西方文明的历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