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琳琳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一个上海同事眼中「奇怪的」成都人:出太阳和下雪都那么兴奋!-应苏的后花园
01
我们公司来了一个成都人,她很奇怪。每次出太阳,她就兴奋的不得了,拿着手机拍风景,拍阳光下的影子,拍蓝天白云,还会拍阳光射在窗台的样子;这几天,上海下雪了,她又兴奋起来,在办公室里拿着手机到处找最佳角度,那么冷的天啊,非要打开窗户把手机伸出去拍白茫茫的一片,拍屋顶,拍被雪包裹的汽车、快递小哥的电瓶车、还有被雪覆盖的地面。
上海也有很多年没下雪过了,可是,真的很难理解她的兴奋啊。
我就是那个「奇怪的」成都人。
蓝天白云就那么稀奇么?刮风下雪就那么稀奇么?我的答案是:当然。成都出太阳的几率很少少;更别说下雪了。这双雪地靴买到基本就没机会穿过。

有两次印象深刻的飘雪。小时候,我们住在20平米的小平房,那是父亲单位分的宿舍里氏盘腹蛛,一溜住着七八家人黑暗国术,平房与厨房相隔一条阴沟,厨房旁是小小的卫生间。冬天,我和弟弟穿着母亲手工做的棉衣,在盆子里玩冰,小手冻得通红,玩着玩着,我把冰块放进嘴里咀嚼起来,咯嘣咯嘣地,心想要是放点糖进去,说不定会更好吃呢。弟弟看着我把冰块吃光了,哭了起来,母亲安慰着说,「没事没事,明天早晨还有还有!」怎么个有法扔蛇狂魔?我充满好奇。
晚上睡觉前,透过窗户看见母亲把蓄满水的盆子端到厨房外的凳子上放着冷碗碗,第二天早晨醒来,神奇的事情发生了,盆子里的水结成了冰王天野,我还真的放了白糖进去......至于后果,我猜你们都想象到了。
嚼冰,这算冬天里和雪的美好记忆,还有不美好的记忆。姑妈家住在离成都56公里的都江堰,每年的冬天都江堰必会下雪。恒生homs系统去姑妈家过年那个全副武装十二金刚啊邓佩仪,帽子围巾手套还有臃肿的棉袄,如果被人推倒在地,估计半天都起不来身的。
过年吃团圆饭也就算了,还得去二王庙这样人潮拥挤的景点去玩,玩耍的主要任务从未改变,从前的人拿着相机拍个黑白全家福,现在的人拿着个手机作美图秀秀,留念合影是人类永恒的话题,就像春晚的保留节目。
我是最恨拍照的那种小孩,用时髦的话说就是,「要不目光呆滞,要不就笑成白痴,」Anyway杨清文,穿成一头熊之后还要在雪地里站着,面带微笑地跟家人一起合影,这是我的童年噩梦。
长大后,雪就成了梦里电影里才有的画面。在我们大成都,冷到1度也不见得飘雪,顶多就是妖风四作(上海的风才妖呢,不过他们都习惯了,5555);听父亲说一家人都在围炉烤火,脚上放两个哄蓝儿都不顶用。(哄蓝儿,成都方言,意指彩虹牌电暖壶。)
上周末,上海的风很大飞来的花瓣,还下着淅淅沥沥的雨。周一晚上,我穿着一件像被子一样的大棉袄出现在成都女朋友妞妞面前的时候,人家可妖艳儿了,白色的廓形毛衣,粉蓝色的大衣于正昌,袅袅婷婷地,「上海有这么冷么,你穿成这样?」

周二我就脱掉了大棉袄换了一件轻盈的大衣出了门,跟着同事去拜访客户,在荒芜空旷的凌空SOHO被冻成了狗。女同事把棉服的帽子扣到头上,温暖的羊绒围巾,还有她兜里的羊皮手套,而我居然啥装备都没有,上海的风啊,好无助!!
旁边的男同事、上海男人英雄救美,毅然掏出包里的皮手套,「快,戴上!」我接过手套把冰凉的小手放进去后,只想说一句:「如果你还没结婚,我一定追你!」
被携C包围的凌空SOHO萨莉亚加盟,占地8.6万余平米,这是继北京的银河SOHO、望京SOHO之后帕斯卡定律,SOHO中国与建筑设计师、普里茨克奖获得者扎哈·哈迪德联手打造的第3个建筑精品。不就是个火车头么?我在心里问。
中午饭点时,凌空SOHO热闹的样子不亚于成都高新的天府软件园,自然找不到吃饭的地方,因为等着吃饭的人实在是太多太多太多了。



上海开始飘头皮雪的那天,穿粉蓝色大衣的女子妥妥地发了一条朋友圈,从字里行间还是能感受到她对飘雪这件事的兴奋劲儿。周二、周三、周四、周五、直到今天,我都被上海下雪这件事感染着,南京、西安、杭州、武汉陆续开始飘雪,朋友圈炸了。下图是南京的第二场雪,有人因为出差屡屡错过,也没能陪着孩子堆雪人打雪仗,期望春节的时候能再飘雪,以完成孩子的心愿。


西安也不甘落后,有没有看历史剧的感觉?


还是有不开心的人儿,零下14度的北京城里无雪,某人很是惆怅,发了一条朋友圈纪念他此时的心情。


上海的朋友圈里很热闹,有半夜堆雪人的,有被雪封了车窗的,还有走起路来咯吱咯吱的雪地靴。成都MM在圈里呼喊:凭什么上海要下雪,凭什么国际歌英文版!!父亲呢,自然不会放过他一贯押韵的评论风格,在朋友圈里留言:万事开头难,瑞雪兆丰年。


静态的都不算什么,还有动态的。上海的Allen Xie的爸妈秀恩爱的方式也与众不同,非常浪漫,老爸站在雪地里拉起了小提琴,老妈画外音:请欣赏小提琴独奏曲《北风那个吹啊》。所谓琴瑟和鸣也不过如此了。

如果你看到哪一张图是糊的,请别介意,那是因为拿着手机拍照的手都是僵的!拍完照片,手机是冰的,手也是冰的了!这组照片是同一天里的白天和黑夜,下雪的时候,真的不冷。






Anyway利趣网,周六早晨,成都也开始飘起了头皮雪......一下子朋友圈里都是关于雪的消息,大伙欢欣雀跃,奔走相告。



看到了吗?出太阳,下雪对于我们来说,就是天大的事!可是,重庆人留言说:成都人矫情,我们重庆要是下点雪,马上杀上南山,几个小时就把雪扒的精光,拿塑料袋提起回家泡盐蛋!我K,真的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
下雪天窝在家里,看个美剧韩剧吃点小零食,或者像我这样写篇周记,很巴士!(巴士,成都方言,意思就是爽,惬意,舒服!)

P.S小记:上期的《那个谁,喝大酒的女娃子你在哪里》一发出,第二天我们就找到了彼此,在微信上重逢,得知老酒吧在玉林西路重新开业了,真的是好消息。向线人顾大致谢!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愿远方的家人和朋友,围炉煮酒读诗,安好无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