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琳琳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一个中医师应该具备的基本素养-石氏中医陈逸华
司马迁在《史记·扁鹊仓公列传》篇的结尾写了这么一段文字:
女无美恶,居宫见妒;士无贤不肖,入朝见疑。故扁鹊以其伎见殃,仓公乃匿迹自隐而当刑贼吧网。缇萦通尺牍,父得以後宁。故老子曰“美好者不祥之器”,岂谓扁鹊等邪?若仓公者,可谓近之矣。
古代名医扁鹊、华佗、仓公皆曾横遭困厄,扁鹊见斥,仓公遭牢狱之灾,若非其女缇萦愿代父受过,感动了汉帝,后果不堪设想,华佗更是不得善终。
而当代医患纠纷的新闻则层出不穷,经常有因为医患纠纷而产生严重后果的更是屡见不鲜。
另有徐灵胎的《名医不可为论》,也是颇为经典的,也原文如下:
为医固难,而为名医为尤难。何则?名医者,声价甚高,敦请不易,即使有力可延,又恐往而不遇。即或可遇,其居必非近地,不能旦夕可至。
故病家凡属轻小之疾三代鬼彻,不即延治。必病势危笃,近医束手,举家以为危,然后求之。夫病势而人人以为危,则真危矣。又其病必迁延日久,屡易医家,广试药石,一误再误,病情数变,已成坏症。为名臣者,岂真有起死回生之术哉?
病家不明此理,以为如此大名,必有回天之力,若亦如他医之束手,亦何异于人哉?于是望之甚切,责之甚重。若真能操人生死之权者,则当之者难为情矣。
若此病断然必死,则明示以不治之故,定之死期,竹下俊飘然而去长相依简谱,犹可免责。倘此症万死之中,犹有生机一线,若用轻剂以塞责,致病人万无生理,于心不安;若以重剂以背水一战,万一有变,则谤议蜂起,前人误治之责,尽归一人。
虽当定方之时,未尝不明白言之,然人情总以成败为是非,既含我之药而死,其咎不容诿矣。又或大病差后,元气虚而余邪尚伏,善后之图,尤宜深讲。病家不知,失于调理,愈后复发,仍有归咎于医之未善者,此类甚多。
故名医之治成州网病,较之常医倍难也。知其难,则医者固宜慎之又慎,而病家及旁观之人,亦宜曲谅也。然世又有获虚名之时医,到处误人,而病家反云此人治之而不愈,是亦命也。有杀人之实,无杀人之名,此必其人别有巧术以致之,不在常情之内矣。
又有明代的中医名家陈实功亦撰有医家“五戒”和“十要”如下:
五戒
一戒:凡病家大小贫富人等,请观者便可往之,勿得迟延,厌弃葛沽吧,欲往而不往不为平易。微观经济学名词解释药金毋论轻重有无,当尽量一例施与,自然阴骘日增,无伤方寸。
二戒:凡视妇人及孀尼僧人等,必候侍者在旁,然后入房诊视,倘旁无伴,不可自看。假有不便之患,更宜真诚窥睹,虽对内人不可谈此,因闺阃故也。
三戒:不得出脱病家珠珀珍贵等送病家合药,以虚存假换,如果该用,令彼自制入之。倘服不效,自无疑谤,亦不得称赞彼家物色之好,凡此等非君子也。
四戒:凡救世者梅里古都,不可行乐登山,携酒游玩,又不可非时离去家中。凡有抱病至者,必当亲视用意发药,又要依经写出药帖,必不可杜撰药方,受人驳问。
五戒:凡娼妓及私伙家请看,亦当正己,视如良家子女,不可他意见戏他的猫歌词,以取不正,视毕便回。贫窘者药金可璧,看回只可与药,不可再去,以希邪淫之报。
十要
一要:先知儒理,然后方知医理,或内或外,勤读先古明医确论之书,须旦夕手不释卷,一一参明融化机变,印之在心,慧之于目,凡临证时自无差谬矣。
二要:选买药品,必遵雷公炮炙,药有依方修合者,又有因病随时加减者,汤散宜近备,丸丹须预制,常药愈久愈灵,线药越陈越异,药不吝珍,终久必济。
三要:凡乡井同道之士,不可生轻侮傲慢之心,切要谦和谨慎,年尊者恭敬之,有学者帅事之颤抖吧et,骄傲者逊让之,不及者荐拔之,如此自无谤怨,信和为贵也。
四要:治家与治病同,人之不惜元气,斫丧太过,百病生焉,轻则支离身体,重则丧命。治家若不固根本,而奢华费用太过阿苏林,流荡日生,轻则无积,重则贫窘。
五要:人之受命于天,不可负天之命。凡欲进取,当知彼心愿否艾天然,体认天道顺逆。凡顺取,人缘相庆,逆取,子孙不吉。为人何不轻利远害,以防还报之业也?
六要:里中亲友情,除婚丧疾病庆贺外,其余家务,至于馈送往来之礼,不可求奇好胜。凡飧只可一鱼一菜,一则省费,二则惜禄,谓广求不如俭用。
七要:贫困之家及游食僧道衙门差役人等,凡来看病,不可要他药钱,只当奉药。再遇贫难者,当量力微赠,方为仁术。不然有药而无伙食者,命亦难保也。
八要:凡有所蓄,随其大小,便当置买产业以为根本,不可收买玩器及不紧物件,浪费钱财。又不可做入银会酒会,有妨生意,必当一例禁之,自绝谤怨。
九要:凡室中所用各样物具,俱要精备齐整,不得临时缺少。又古今前贤书籍,及近时明公新刊医理词说,必寻参看以资学问,此诚为医家之本务也。
十要:凡奉官衙所请,必要速去,无得怠慢,要诚意恭敬,告明病源,开具方药。病愈之后,不得图求匾礼,亦不得言说民情,至生罪戾。闲不近公,自当守法。
所属医务工作人员应谨慎对待自己的工作,谨记中医前贤的教诲!
惠州石氏医疗有限公司
博罗华君堂医疗有限公司
石伟军中医诊所
康尔堂药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