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琳琳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一个五十岁女人的婚姻忠告:婚姻里想幸福,得具备这两点能力-幸福婚姻港湾
第一章
顾展眉刚从手术室里面出来,身上的手术服都没有来得及换下来,科室的沈主任就走过来,轻咳了一声,开口道:“顾医生啊,有个病人过来复查了,你给换换药。”
顾展眉清秀的眉毛微微一皱新鲜阳光,点点头道:“我这就去。”
顾展眉走到换药室,正好看见一个披着浅军绿衬衣的青年男子在背对着她。
男子的背影并不熟悉,但是肩膀宽阔,背脊挺拔,如松一般,一看就是一个常年在部队历练的人。
顾展眉开口:“我来帮你换药。”
那男人听见她的声音转过身来,一双锋锐的眸子看向她。
顾展眉看着他那张五官俊朗的脸,忽然脑子里冒出了四个字——鬼斧神工。
男人的五官线条流畅,眼眸锋锐深沉,高挺的鼻梁下薄唇抿直,剑眉英气俊朗。
的确是难得一见的美男子。
但好看既不能当饭吃也不能当水喝,更不能当觉睡。
她刚做完长时间的手术,急着给这人将药换完然后回去休息官翔,便主动推着治疗车走过去,开口:“我听说你是腹部刺伤。”
“是。”
“躺下吧。”
顾展眉戴着口罩跟手套,将器械桶跟敷料桶,还有换药包从治疗车上拿下来。
男人乖乖躺在病床上,顾展眉只是目测,就能看出对方有一米八五左右的身高,比自己着一米六五的小身板足足高出一头。
她弯腰,开始揭腹部伤口的纱布,自动忽略掉男人那结实有形的腹肌,然后清洗消毒,换敷料,重新给他贴好纱布。
秦誉的视线就这样一直盯着她,即便是她没有将口罩从脸上给摘下来,但是从眉眼之间也能够看出那股认真专注。
他觉得她带着消毒手套的手指在换药的时候不经意间碰触到自己的肌肤的时候,都有几分麻痒感。
看着她白大褂上面的名牌印着顾展眉三个字,他的视线就暗了暗。
顾展眉,A军区第二附属医院普外科算得上是一枝独秀的人物。
虽然年纪轻轻,但是各种大型手术都做的得心应手,曾经也跟随国内医疗团队进行过各种国际性医疗救助活动。
目前是少校军衔。
也是军区里面各种想要给儿子物色媳妇儿的妈妈们的候选人物之一。
不过,顾展眉的家境并没有什么娶来做媳妇儿的价值。
所以,很多人为了前途着想,也叹息着把她给放弃了。
但是近来,自己的母亲卫敏频频催婚,还把相亲对象的照片一打一打的给他看,这倒是让他想起了战友们常常讨论的这个女人。
顾展眉麻利的换完药,叮嘱道:“伤口恢复的很好,注意之前叮嘱过的饮食禁忌,这段时间不要进行高强度的训练。”
秦誉点点头,没有说话。
顾展眉已经换完药,也没有久留的意思便开口:“换完药就可以回去了。”
说完微笑了一下,转身从换药室里面离开。
秦誉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手边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他将手机一打开。
里面就传出来一个男声:“怎么样,看上了没?”
第二章
秦誉皱了皱眉:“身世背景呢?”
“放心,虽然是单亲家庭但是家庭教育极好,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男女关系,已经单身了七年,有一个前男友也是个医生,不过七年前出国深造分手了,还有,去年他爸也去世了,亲戚都不是很亲,因为他爸是爷爷奶奶从孤儿院领养的。”
秦誉听着那边表弟大咧咧的话,开口:“这事儿你跟我妈说过了吗御园汇?”
“说过了。”
“我妈说什么?”
“门不当户不对,将来对你的仕途没啥用。”
“那就她吧。”
那边卢迪听了这句话,笑起来:“你这是跟我二姨对着干呢?”
“我不喜欢那种娇滴滴的千金小姐。”
“可别说,这个真的不是娇滴滴。”
“那是什么?”
“母老虎。”卢迪跟他开玩笑,接着说,“听说她还是个性冷淡,医院里面几个追她的男医生都被毫不留情的拒绝了,根本就撩不到手。”
“母老虎楼兰旖梦?”秦誉,冷笑,“娶来做我秦誉的老婆郑祺宁,母老虎也给她变成小猫咪。”
“可是表哥,万一你把人家给娶了,家里人又不愿意,那可怎么整?”
“先把证领了再说。”
“但是,人家也不一定愿意嫁给你啊,更别说是领证了,你要不要先培养一下关系豪情笑江湖?循序渐进?”
“来不及培养了,婚后再说。”
卢迪一听自己的表哥说这句话,就知道这是铁了心要去祸祸人家,忍不住有点同情这个普外科的女医生。
这边顾展眉在换完药之后,就换了衣服然后下班回家。
因为昨晚加班,今天早上有做了这个手术,下午刚好倒班回去睡觉。
谁知道,刚到了家门口,就看见自己的姑姑顾芬芳在门口等着她。
顾展眉皱了皱眉。
顾芬芳笑笑:“展眉,才下班啊?我在门口等了你半天了陈建真。”
顾展眉淡淡‘嗯’了一声,然后将房门打开,请顾芬芳到进屋。
顾芬芳进了客厅之后,看着墙壁上跟电视柜旁边仍旧摆着顾芬芳跟父亲的合照,眼睛里面有几分叹息,却还是在坐下之后,开口道:“展眉,你爸已经去了,你也要节哀顺变,不要太累着自己。”
顾展眉心里一酸,轻轻‘嗯’了一声,然后将手上泡好的茶端过去给顾芬芳。
顾芬芳接过茶,没有喝,直接开口道:“你爸走之前交代我,一定要给你操操心tonick,找个好对象,然后嫁人生子,这样他就算是在九泉之下也安心了。”
“姑姑,我暂时不想要结婚。”
“这怎么能行,你都已经二十六了,不小了,隔壁老刘家的女儿,去年生一胎,今年都生二胎了,你也应该抓紧了。”
顾展眉抿着唇,不说话。
顾芬芳喝了口茶,心里算盘打得飞快,这次她找来的对象是拆迁办的小主任,自从出轨离婚后,到处托人介绍对象。
她听说后,马上想到了顾展眉。他们要是成了,家里拆迁,肯定能多拿一大笔钱。再者,让顾展眉办事,老是嘴上应承,一拖再拖才给她办好。不就是个医生么,耍什么清高。
要是顾展眉嫁给这么个男人,今后有的是气受,毁了她的清高才好呢,她也乐得看笑话。今天一定要让顾展眉去相这个亲。
第三章
想到这儿,顾芬芳都感觉控制不住唇边的笑意,从随身带来的包里面将一张男性照片给抽出来,对着顾展眉说道:“你今晚去小江南跟这个男孩见见面,看看能不能谈得来。”
顾展眉接过照片,心里简直想要冷笑。
说什么男孩,宋佳妍根本就是一个三十多岁谢顶了的中年大叔。
这种人拿来说给自己的外甥女,她这个姑姑倒真的也是够了对她好的。
顾芬芳看外甥女唇角有冷笑,眉毛皱了皱,开口继续道:“展眉,你别看这人长得不怎么好,但是他是公务员,你要是嫁给这人,以后日子过得安安稳稳不愁吃穿,不是挺好的吗?现在还有什么是比公务员更稳定的工作?”
顾展眉将照片往桌子上一放,开口:“谢谢姑姑替我,操心,但是我最近工作忙的很,晚上可能没有什么空。”
顾展眉直接就拒绝,让顾芬芳很没有面子,说话也不怎么客气了:“展眉黑镜第二季,你要好好想一想,如今你父母双亡,没有什么亲姐妹,一个人过日子不好过,还是早点找个男人嫁了。”
顾展眉听姑姑这样说,眉毛一北原里英拧,冷冷道:“我是父母双亡,但是我爸把我养这么大,并不是为了让我在他死后随便找个男人嫁了的。”
“可你一个女孩子老不嫁人也不谈男朋友,你让人家街坊邻居怎么看呀?知道的说你眼光高,不知道还要说我不管你哩。”
顾展眉皱紧了眉头,压着心里面的火,引而不发。
目光看向柜子旁边自己父母的结婚照,看着那张没有彩色的老旧照片,沉沉道:“我要嫁人,也是要嫁个我能过一辈子的男人。”
顾芬芳听她这样说,越发不客气起来:“难不成你还在等你那个大学同学?人家有钱早已经出国深造在国外发展,怎么会回来找你?你这是等了七年,就算是七十年,人家也未必能想起你,然后回来。”
顾芬芳说的激动。
每句话都仿佛兵刃一样插到顾展眉的心里面。
顾展眉觉得整颗心都被这些话给割的血肉模糊。
放在桌子上面的手指,也一分分的攥紧了起来。
顾芬芳看顾展眉被刺痛了,才沉了沉声,继续道:“照片我给你留在这里,联系方式也在照片的背面,时间是七点钟,你记得去。”
说完,顾芬芳便站起身,然后带着包包从客厅里面离开。
等出了顾展眉的家门,才不屑的开口:“再过几年就三十了,父母双亡,还不趁着年轻赶紧找一个,不然再过几年就要找二婚了,真以为自己条件有多好吗?”
顾芬芳出门的时候并没有把门给带过去,声音就不轻不重的传到了顾展眉的耳朵里面。
顾展眉手指攥的紧紧的,手指甲几乎都要镶嵌到掌心的肉里面。
发酸的眼睛也在听着顾芬芳按开电梯进入电梯的声音消失后,不争气的从眼睛里面流了出来。
父母双亡……
男友抛弃……
亲人冷眼……
这个世界上,还有谁是疼她爱她的呢?
她哭红了眼睛,但是还是在七点钟的时候准时出门。
只不过,去的地方不是跟人见面的小江南。
而是小江南对面的酒吧。
酒吧里面的灯光暗沉,音乐声时高时低。
但是一杯一杯滑到喉咙里面的酒却是辛辣的要命。
前面酒保一边给她将盛满酒的酒杯推过去,一边开口:“差不多就别喝了,看你长得这么漂亮被人捡尸了可就亏了。”
“哼……”她醉笑了一下,含含糊糊的开口,“有什么关系呢?这个世界上,疼我爱我的人,都已经走了,只有我自己……”
她笑着,眼泪却想要掉下来,呢喃着重复:“只有我自己……只有我自己了……”
说完,将面前的酒杯端起来,仰头又是一大杯酒灌进嘴巴里面。
因为喝的太急,酒液从唇角流出来,滴在了胸口,也一下子被呛到了。
她剧烈的咳嗽起来。
捂着胸口把眼泪都给咳了出来。
突然,身后有一只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背。
第四章
她拧着眉毛蓝菲琳,感受到那拍在背上的轻柔力道,转过头去。
一眼就看见有个面善的男人正冷着脸看自己。
她从脑子里面回忆了一下,然而,终究是什么都没有回忆起来。
只是一把拍开他的手,皱眉:“别碰我!臭流氓!”
秦誉的眉心一蹙,脸色更阴沉了几分。
而明显喝醉了的顾展眉在将他的手打开之后,就伸手又去跟酒保要酒:“再给我一杯!”
酒保无奈的摇摇头,然后又给了她一杯加冰威士忌。
顾展眉拿起就酒杯就又要喝,但是,这杯酒刚要沾到嘴唇,就被秦誉给一把抓彭登怀住,然后夺了过来。
然后,啪的一下被放在了吧台上。
伴随着这巨大的声响,酒保都愣了一下。
更别说是喝的醉眼迷蒙的顾展眉。
秦誉冷冷盯着她,话却是对着酒保说的:“买单!”
顾展眉是被这个不认识的陌生男人给扛着从酒吧里面出去的,他的手还放在她的臀部上,如果不是顾展眉此时晕乎乎的,早就给这流氓一个耳光了。
而且秦誉一点都不知道怜香惜玉,更不知道轻拿轻放。
她被放在酒店房间的大床上的时候,已经被秦誉那硬邦邦的肩头给枕的胃都要碎了。
一被摔在床上,就爬到床边吐。
酒味儿弥漫了整个房间,室内的气味更是难闻的很。
秦誉嫌恶的开口:“醉成这个样子,有谁会瞎了眼要你?”
说完,转身就要走。
然而,顾展眉却跪在床上,撑着床面,蓦地就流出泪来,低低呢喃:“是啊,谁会要我呢……没有人要我……没有人疼我……也没有人爱我……”
边哭边撒泼发泄似的撕扯着身上的衣服,这满身的束缚勒得她透不过气来。
终于,她哭的累了,垂着眼睛,瘦弱的背脊微微发抖。
整个人也蜷缩起来,就像是孤独无助的小动物一样。
秦誉转过身,目光扫过她破破烂烂的衣服根本遮不住雪白,微微怔了一下,眸色一瞬间的加深。
然后,那要离开的脚步就顿住,没有再动。
秦誉皱着眉头,原地深吸几口气后将她一把抱起来,然后往浴室里面走,直接将她放在浴池里面。
起身闻了闻身上的味道,秦誉好看的眉头皱起,解开纽扣将白色的衬衫扔进了杂物筐内,精壮的上身隐约可见八块腹肌,暖黄的灯光打在他宽阔的背上,照出肌肉里蕴藏着力量。
秦誉脱完了上衣,这才俯身双手撑在浴缸的两边,看着女人因醉酒而红润的脸,浅浅的呼吸打在她的脸上,也不管她清不清醒,靠近她的耳边低语:“顾医生,你把我衣服弄脏了。”
顾展眉感觉脑袋里的神经都要搅成一团,还有个男人在她的耳边说话,哑哑的听不清。费力睁开眼,眼前是张放大的脸,漆黑的发深幽的眸,与记忆中的脸重合……
刚才哭的狠了,此刻嗓子有些哑,她开口,委屈的像个被遗弃的孩子:“逸尘,是你吗?”
秦誉眸色猛地加深,望着身下光着的小女人,薄唇忽然扯出一丝微笑,把手伸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