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琳琳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咱们村〗孙辉:行走鼓浪屿-咱们村
咱们村——记得住乡愁的文学平台
第930期
行走鼓浪屿
孙辉
早就对闻名海内外,风光旖旎,丰采迷人,享有“海上花园”、“钢琴之岛”、“万国建筑博览”等诸多美誉,留下郑成功、弘一法师、鲁迅、马约翰、林语堂、林巧稚等众多名人身影的鼓浪屿,心驰神往已久,终于在这个夏天梦想成真。

屿是小岛之意,鼓浪屿与厦门岛只隔着一条不太宽的鹭江相望根雕吧。鼓浪屿原本叫“圆沙洲”,面积不到2平方千米,据说因为岛西南方的巨大礁石,每当潮起之时,都会发出擂鼓阵阵的响声,人们便将这座小岛更名为“鼓浪屿”。
虽然早知道南国风情的鼓浪屿,已经成为令人期待的旅游热点,但没想到不是黄金周期间,游人也多得摩肩接踵。在导游的带领下,随着大队人流上船,不到10分钟,就登上了向往已久的鼓浪屿。
处在海滨的厦门,阴晴不定极速追击,候船时还是晴天,一上岛忽然下起雨来,游人撑着各色雨伞,开始了鼓浪屿之游。

鼓浪屿绿树成荫,鸟语花香,整洁而狭窄的街路隐入藤蔓绕墙的洋房别墅中,虽然成为著名旅游景点后,游人如织,店铺林立,商业氛围很浓,但因为岛上不通车,没有一般城市的喧嚣,仍然体现出一种平和舒缓的生活节奏。漫步小岛,陶醉于南国海洋湿润的气息,感到宁静、安逸,是一个静静地观海听涛沧月羽系列,放松身心的好地方。
鼓浪屿最负盛名的是各种风格的建筑,号称“万国建筑博览”。鼓浪屿的老房子,刻下了历史和时代的鲜明烙印。
鸦片战争后,厦门辟为通商口岸彭文龙,西方列强纷纷涌进鼓浪屿,除了领事馆,还有商行、公馆、别墅、教堂和学校。现在保留下来的,基本是原英、美等多国领事馆的旧址。
除了这些西方风格的建筑蚌花,鼓浪屿上最多的老建筑,是上世纪二三十年代,闽南海外侨胞回国投资兴业,陆陆续续建造起来的,有一千多栋各式私人楼房。

这些保留闽南古风,又吸纳侨居国风格的建筑,有纯欧陆式别墅,有庭院深深的大夫第和四落大厝,有中西合璧的别墅马招娣,在或富丽堂皇或沧桑古朴的外貌下,掩藏着一部部可歌可泣的南洋华侨奋斗史和家族史。
在鼓浪屿的建筑上陈国熹,可以看到东西方文化从碰撞到融和的轨迹。红色的砖墙是典型的闽南风格、雕花的门窗却浸透着传统文化的精粹,立柱与石刻是典型的欧式特色,艳丽的室内装饰又是纯正的南洋风格。种种元素交织在一起,显示出鼓浪屿建筑独特的个性,令参观的人惊叹不已。
鼓浪屿有日光岩、菽庄花园、皓月园和风琴博物馆、钢琴博物馆等著名景点。
在导游的带领下培正青果,我和游人一起,先冒雨参观了风琴博物馆。

鼓浪屿是音乐之岛。风琴博物馆设于鼓浪屿地标性建筑八卦楼内,是世界一流,中国唯一的专门展示古风琴的博物馆,展出的藏品有来自英国、德国、美国、澳大利亚等国家的管风琴、簧片风琴、手风琴、口琴等种类多样的古风琴珍品。馆内所陈列展览的风琴均由旅澳华人胡友义先生捐建。
鼓浪屿还建立了“国内首家,世界一流”的钢琴博物馆,馆内有不少古钢琴是难得一见的稀世珍品。
在前往日光岩的路上,雨过天晴,使游人精神一振,兴趣大增。
俗话说:“不登日光岩黎黄宝珍,不算到厦门”。日光岩是鼓浪屿上最负盛名的旅游景点。日光岩别名“晃岩”,又称龙头山,是鼓浪屿的最高峰半斤夫人。山麓有日光寺。每天太阳升起海面,便照耀岩石和寺院山鬼谣,日光岩因此得名。走进小巧玲珑的石门,突兀而来的巨大峭壁映入眼帘,上刻林钺题写的“鼓浪洞天鹭江第一”“天风海涛”大字,古朴端庄,苍劲有力,昔时被列为厦门八景之一。日光岩海拔不高射阳教育网,但山势陡峭,我这样一个常年久坐办公室的人,平时缺少锻炼,走到半山腰,已是双腿沉重,气喘吁吁古宇湖,不想往上走了,但又不想放弃登顶的机会,给自己打气鼓劲,继续往上攀登。

盘旋而上,登临岩顶,顿觉天风浩荡,心旷神怡。近看,厦鼓风光,一览无遗。远眺水天相连,沧海无边,令人浮想联翩,遐思翱翔。三百五十多年前,民族英雄郑成功。就是在日光岩屯兵构筑水操台,于1661年,率领数万将士从这里出发,经澎湖在台南登陆。经过8个月的激烈战斗潘广益,打败了荷兰殖民者,迫使荷兰总督揆一投降,使台湾重新回到祖国的怀抱。日光寺始建于明代,广有信众,闻名遐迩,弘一法师曾在此闭关8个月抄写经文。
菽庄花园坐落在日光岩下的港仔后海滨,始建于1913年。园主原为台湾富商林尔嘉,又名叔藏节瓜的做法,花园即以他的名字的谐音而命名,庭院以静为主,静中生趣,楼台亭榭不一而形,迦桥低栏飞龙鸟,形如游龙,极天山海之致,复有岩洞之幽。园中的“藏海”、“四十四桥”、“观钓台”、“渡月亭”等景点和“海阔天空”、“枕流”等叠石,都极有创意和特色,体现了中国古典园林的幽、静之美。
因为天热疲劳和时间关系,我没有去皓月园,这是中国仅有的一座为纪念民族英雄郑成功而建造的雕塑公园。想参观中国现代著名文学大师林语堂故居,导游说不开放扭计杂牌军,留下了小小的遗憾。

林语堂是现代中国在中西文化间架起了一座桥梁的文化巨匠,他在美国用英文写的《吾国吾民》《风声鹤唳》等文学著作,让西方通过书中的文字进一步认识了古老的中国。林语堂10岁被送到鼓浪屿养元小学接受启蒙,中学继续就读岛上的寻源书院,直到1912年考进圣约翰大学。林语堂整个青少年时代都在鼓浪屿度过,妻子廖翠凤是鼓浪屿富商的女儿,林语堂与鼓浪屿缘分深厚。
鼓浪屿不仅有迷人的风光,美妙的音乐,而且还有浪漫的诗歌。读鼓浪屿诗歌文化介绍得知,1907年林尔嘉创立“浪屿诗坛”;1914年7月,林尔嘉在菽庄花园成立菽庄诗社,吟侣从300多人发展到1978人,遍及26个省市,以林尔嘉,龚显曾,许南英等为代表。菽庄诗社成为晚清民国与南社、冶春后社并列的中国三大诗社之一。2006年5月,鼓浪屿举办第一届诗歌节,延续至六届,吸引省内外几百位诗人;2016年10月升格为“凤凰.鼓浪屿国际诗歌节”。

我非常推崇的中国当代著名女诗人不溶性侵犯,朦胧诗的代表之一舒婷,就居住生活在美丽的鼓浪屿。在日光岩的石刻诗墙上,我读到了舒婷的《日光岩下的三角梅》,用她的诗诠释了对这座小岛的无限热爱惊爆校园。舒婷在诗中深情地写道:
是喧闹的飞瀑
披挂寂寞的石壁
最有限的营养
却献出了最丰富的自己
是华贵的亭伞
为野荒遮蔽风雨
越是生冷的地方
越显得放浪、美丽
不拘墙头、路旁
无论草坡、石隙
只要阳光常年有
春夏秋冬
都是你的花期
呵,抬头是你
低头是你
闭上眼睛还是你
即使身在异乡他水
只要想起
日光岩下的三角梅
眼光便柔和如梦
心,不知是悲是喜

鼓浪屿,英雄蓄志的屿,美丽多情的屿。一天的时间,来去匆匆,在鼓浪屿,只是走马观花,浮光掠影。傍晚时分,我挥手向鼓浪屿告别婺源怎么读。刘虞佳鼓浪屿这本厚重的彩色画卷,我只翻看了几页,更多的精彩,只有等待再次登临,慢慢欣赏。

村民简介 孙辉,男皮五传奇,六零后,现在长春市金融系统工作。吉林省作家协会会员。从大学时代开始文学创作,后因工作繁忙搁笔。2014年重新拾笔写作,在《吉林日报.东北风》、《辽源日报.关东周末》、《关东文学》、《吉林银行业》、《北斗星》等报刊和《咱们村》、《满天星文学》微信文学平台上发表散文诗歌一百多篇(首)。
在咱们村发表《又是五月》《端午粽叶香》《泉州,寻访“海丝路”史迹》《少年时光中的评书》《大美长白山(组诗)》《伪宫遗迹警千秋》《松花江放歌》多篇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