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琳琳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一个乡下少年的练武之路...-做饭菜谱
Recommend/推荐阅读

武阳城,浮云武院,西北角偏僻的角落。
一间四壁密封,模样及其特殊的房子,座落在这里,这是武院禁闭室所在之地。
此时,小黑屋子里面。
嘎啦!
黑暗的房间里,回荡关节骨被压的声响,一团漆黑的影子,缩在角落。
黑屋大门上唯一的小窗溢进光幕,角落那团漆黑物体蠕动起来,模糊之间,这团漆黑变成人型,走到光幕前面。
一个羸弱的少年身影,呈现在光幕中,脸色苍白,嘴角扯了扯,咧着嘴笑。
嘎啦,双手拇指压着食指,发出脆响,疼痛刺激着神经……这能让他保持清醒。
铿锵!
小黑屋的门被打看,一个萎缩的弱廋老头,往里飞快瞅一眼,喊了句,“疯子李,时间到了。”
随后,不管不顾,一溜烟的逃走。
见得小黑屋看守逃似的走掉,少年踏出脚步,走出小黑屋,望着日照当空,深吸清新空气,略显嘶哑的声音,道:“小仔子们,我李锋,又回来了。”
刷刷!
刚踏出门,几十道目光,激射过来。
“疯哥。”
“疯哥。”
大门外面,几十个少年站成两排,对着少年点头哈腰嗨米,只是那恨得牙痒痒的咬牙切齿,怒火中烧的双眼,敢怒不敢言的表情,说明他们的内心。
“你们?这是在干嘛?”见得众人咬牙切齿,李锋有些疑惑起来。
对眼前这群人他虽不在意,他只想好好的修炼,这些人只是成就“疯子”名号的墓志铭,眼前这群咬牙切齿的家伙,都是李锋的手下败将。
但是,一群人在这里围着等自己出小黑屋,可是出乎李锋的预料,想必也不会有什么好事。
突然,过道尽头,出现一个少年。
身穿深蓝长袍,一样满脸的怒气,只是相对于在场的其他人,他看李锋不只是怒气,还有一丝挑衅的意味,“李锋,老子看你不爽很久。今天突破武徒六层境界,可敢一战?”
嚣张,肆意的表情,浮现在脸上,同为武院外院的弟子,抱上大腿的徐世亨,心情从来未有的畅快。
浮云武院,天域大陆为数众多的武学院中不起眼的存在,但在天宇国武阳城范围内,却是赫赫有名的三大武院之一。
脸色凝重,李锋瞬间明白这群人干嘛围着,嘎啦一声按动手指头,冷眼平淡说道:“要来便来,王天行派你来的吧?别那么多废话,秀优越感呢?”
“自己找死,死到临头,还不知死活……”
话语刚落,徐世亨鱼跃而起,一腿横劈,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中李锋胸口。
哇!
口中腥甜,李锋整个人,仰面就倒,飞出去,砸在墙角。
众人心中雀跃赖佩霞,却并不喧嚣,如果疯子李那么容易就被打败,他们也不会出现在这里。
事情显然不会,就如此简单?
“哈哈,李疯子,乡巴佬。今天以后,是虎你给我卧着,是疯子也得给我乖乖跪着。”眼见李锋被一脚踢飞,徐世亨此前就听闻疯子致命好,在外院及其响亮,能够打败疯子,成就自己,他十分心情畅快。
徐世亨高兴之余感觉有些不对,周围得人露出怜悯之情,受不了这些如芒在背的目光,他脸色变冷,“尼玛,王哥叫你们来助威,这是什么表情?被李疯子的名号吓傻了吗?没见到,老子一招解决了李疯子?别用这傻逼眼神看我……”
嘲讽之情更甚,众人有些不忍直视,李疯子那么容易解决,他就愧对“疯子”名号!
“啊。”
果不其然,墙角李锋一声爆响,先声夺人,猛冲而来!
嘭!
临到近前,右手一扬,他面前炸开一团白雾,灰蒙蒙的从头罩住徐世亨。
石灰粉!
打得赢就拳拳到肉的招呼,打不赢总能有特别的办法,李锋知道这个世界弱肉强食,能赢,他总是不会太在乎方式的……
啊!
惨叫紧随而来,徐世亨的下场渔场管理,只会让在场的众人,更加深明“疯子”的不好惹。
李锋坐在徐世亨身上,拳拳到肉,只对着对方的脸招呼,将徐世亨打成猪头。
打完之后,李锋扫视一眼,排成两排围观的少年们,惺惺而逃,看疯子打人,总不是什么好事,特别是自己也曾经被这么招呼过的情况下。
打累停手,座下徐世亨挣扎不止,李锋瞬间跳开,站在一旁,避免被反制。
毕竟,他被关小黑屋半个月,没有精神崩溃就不错了,更别说每天吃那非人吃食,他体力消耗巨大,脸色更显苍白,如果对方有胆子上来,他的处境不会太好。
可是,徐世亨见识李锋的疯劲之后,双眼被李锋石灰粉招呼,感动的眼泪婆娑,自然不敢多留,“李疯子,半个月后武道考核,以你武徒三层的渣渣实力,你以为自己能考过吗庶民样本?百强榜天才王天行王哥,让我告诉你,出了小黑屋,就要好好做人!今日之事,我记下了。”
一听这话,眼见徐世亨一溜烟似的逃跑,李锋握紧拳头,眼中冰冷且愤怒。
他从来就只是个武阳城下面东临镇来武院修武的穷苦子弟,他也并不是神经有问题,人来疯。
这个世界,弱肉强食,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李锋一个穷苦子弟来到武院习武,本就没有资源,没有背景。
当初,刚来武院,他着实被武阳城弟子欺负的够掺。
没办法之下,李锋只能对自己狠起来,人怕不要命,他唯有自己拼命,“疯子”名头响亮不好惹,也是无奈之举。
如果自己不疯狂,别人就会将他逼疯,李锋一直这么认为,也这么行事,就比如逃走的徐世亨,如果不是自己发狠,想必下场是另外一番光景。
在场助威的这帮家伙,表面上是被自己打怕qq炸弹,未必没有伺机捡便宜的念头,自己被干翻,他们一拥而上,能不能保证性命,都两说,就算保住性命,也少不得伤残的结局。
要说起王天行,更是让人气愤,关半个月小黑屋,就是拜他所赐,现在一出来,就找上门了,恶毒用心昭然若示,想要弄残自己。
李锋从来不会忘记,半月前就是因为王天行要侵犯自己的青梅竹马小玲,为了维护少女,他和对方起了争执,最后被对方陷害关进小黑屋。
这半月来,小黑屋里的煎熬刻骨铭心,要不是他想到疼痛刺激保持清醒,他在幽暗的环境当中,精神早已崩溃。
嘎啦特勤舰队!
拇指按压食指,发出脆骨声音,让他平静下来。
半个月后,武院考核!
李锋阴郁眼神迸发精光,同时又有些无奈,当初满怀希望,来到武阳城,自己进入武院,可不容易。
他难以想象,如果自己被赶出武院,回去东临镇应该如何面对他们?
想想那每次回去充满希望的眼神失去光彩,他打死都不愿意放弃,都不愿意让爷爷失望,这成了他的坚持,势要混出个人样来。
现实的残酷,超乎李锋想象,有时候,拼命也未必能够达成心愿,穷文富武,自己应该如何是好?
天色渐晚,李锋见人群散去,深深的喘着气,这一轮强撑着打倒徐世亨,消耗巨大。
撑着自己疲惫的身躯,李锋回到位于武院外院南边的小屋子,钻进去,躺在床上呼呼大睡,恢复起来。
黑夜之中,小屋上空出现诡异的黑色漩涡,一道闪电从漆黑的漩涡之中钻出,在夜空闪动。
轰!
突然一声巨响,雷电宛如一条巨蟒一般,朝着其下猛然撞下。
砰!梅爱偲
电光落下,劈在这所偏僻的小屋子上,轰然声响,屋子顷刻间崩塌,化为废墟。
一个人影,从废墟中艰难爬起,这个人虽然浑身焦黑,凄惨无比,但从轮廓来看,不正是李锋,还能有谁?
“你妹夫,睡个觉都遭暗器偷袭?这是几个意思啊?几个意思嘛?”
他手中被一个肉团咬中,漆黑之中可见滴血,他骂骂咧咧几句。
“谁大晚上搞偷袭?快给我出来?”声音回荡在空荡荡的环境之中,李锋丈二的脑袋摸不着北。
废墟周围空无一人,他的简陋小屋,坍塌的不成样子。
一摸头,手掌刺痛传来,举手过头,一个肉团咬着自己的拇指,他欲哭无泪,“屋漏偏逢连夜雨,这是什么鬼??”
话音刚落,肉团诡异的化作一团黑影,将李锋笼罩,整个包裹吞噬。
整个人被一个肉膜包裹,他死命挣扎,口中也没放过咒骂,瓮声瓮气,“老天也疯了吗?一个响雷,劈下这是什么鬼东西?要死啦?”
少年疯狂的撕咬着肉膜,从第一口之后,没想到肉膜却是直接如流体一般,灌入了他的口中,钻了进去。
犹如窒息的人离开水面,还没等他来的喘气。
呕,
肉膜入口,他肚子里面翻滚起来,扑腾一下,匍匐在地上,嗷嗷作呕。
真的要死了!
紧接着,李锋抱着肚子,在地上打滚。
天上一个响雷劈下这么一个鬼东西快乐星球艾克,将他吞噬,双手撕扯出不来之下,他使命的撕咬,肉膜却钻进了他的身体,这事情太过诡异。
体内传来钻动的感觉,皮表隆起一条条高速钻动的凸起,李锋全身冷汗溢出,疼痛刺入他的神经,脑海意识变得有些恍惚。
疼的实在是太过剧烈,他晕死过去。
再之后,李锋的身体全身如变成如烧熟的虾子,全身通红,一条条隆起跑来跑去,整个人突然被撑大。
紧接着,猛然一缩,又变得消瘦无比,体表颜色、脸色俱都苍白无血色,周身冒出黑色浆液,覆盖全身。
黑夜之中,李锋躺在地上,时不时抽搐,痉挛,不久之后,回归了平静,而且瘦成皮包骨。
清晨时分,和煦的太阳倾洒进整个浮云武府,刺眼的阳光,透过眼皮钻进李锋的眼睛,他抬了抬手,悠悠醒来。
呼呼!
深吸一口气,李锋打量自己。发现自己瘦成皮包骨,全身虽无不适感,但骤然面对这未知的事情,内心有种不好的预感,生起一丝恐惧。
紧接着,他欣喜起来,他的实力,既然从武徒三层,提升到武徒四层。
到底是什么情况?
一夜过去,自己就成了这鬼样子,消瘦成皮包骨,不但如此,实力却诡异的提升了一层。
“那鬼东西到底是什么?”李锋自问一句,最后发现无意义之后,找不到答案,开始行动起来,“我必须去炼药房,换一些丹药,补充身体消耗才行。之后,还要去找小玲。”
收拾干净,从废墟之中,找到一套相对干净的衣服套上,李锋来到炼药房。
迎面走来一个艳丽的少女,
少女柳眉凤眼苏步青的故事,樱桃小嘴精致的镶嵌在脸上,一缕青丝飘散而下,活脱脱出落的一个美女彬哥看盘。
“小玲?你怎么会在这里?王天行没对你怎么样吧?”
炼药房本是武府弟子用贡献点换取丹药灵药的地方,很多灵丹妙药等等东西,都能够在这里得到,一大早隐形动物,炼药房刚刚开门,根本也没什么人来,按理说不可能见到她。
但是,半个月未见,来不及多想,李锋有些惊喜。
“疯子哥,那能有什么事情啊。”听到李锋的问话,马小玲顿了顿,紧接着,微微眯了眯眼,眉笑颜开道:“我听说你出了小黑屋大元帅幻化,一早就来这里,换取生机丹,给你疗伤。”
“真的。”说不高兴那是假的,李锋蹲小黑屋还不就是为了眼前这个少女吗?现在她如此待自己,他也是感觉这半个月待在小黑屋,也是值了。
褐色的药丸递了过来,李锋双指捏着,有些疑惑,“生机丹,貌似不是这种颜色吧。”
“疯子哥,”马小玲的声音有些委屈,撅着小嘴,一脸楚楚可怜,“我,”
“好了好了,我吃就是了。”面对少女委屈的表情,欲言又止的想要解释,李锋还能说什么,青梅竹马难道还能害自己不成?
咕噜!
在马小玲的面前,一口吞咽下去,丹药入口即化,一股冲鼻的臭味直冲脑门,不免让他的呼吸都有些沉重起来,脑海生起疑虑一闪而逝。
吃完丹药后,见得对方展露笑容,李锋也是心疼起来,这半个月王天行没有骚扰她,他也是不太相信,只能说,小玲在委屈自己,知道自己一出小黑屋,就买丹药给自己,他很是欣慰分手妻约。
扑通!
还没等他说什么温馨话,眼前突然一花李佳丹,李锋感觉自己的心脏,猛地一抽,身体火辣辣起来。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李锋摸不着头脑,捂着胸口,双眼通红,抬起来。
入眼却是残忍的笑容,马小玲的笑容有些诡异,双眼冰冷刺得少年的心生痛,李锋双眼闪过一丝惊慌,心下有个念头,摇了摇头否定,强忍着站直身体,伸手想要抓少女的手臂,对方却闪了开来。
“哈哈。疯子李,现在看你死不死?”刺耳的声音从左边传来,徐世亨的身影从炼药房里面,走了出来,他脸上带着肆意的笑容。
“为什么?”一见徐世亨出现,李锋并没有看他,反而盯着马小玲艰难问道。
“为什么?疯子李,没想到你那么天真?”徐世亨听到李锋现在还不面对现实,天真的问一个恶毒女人为什么,感觉有些悲哀,“最毒妇人心,难道你还不明白。马小玲榜上了王天行的大腿。今天,就是来要你命的。”
“为什么?”双眼血泪流下来,李锋完全没有想过,从小一起长大的马小玲,青梅竹马的马小玲,曾经在东临镇的一对郎才女貌的天才,自己来到浮云武院一直维护的少女,会下毒药害自己。
他从来没去想过这个可能,也从来没想到!
“今天,我要向你提出生死台挑战。”徐世亨见到李锋无视自己,怒道。
生死台挑战,在浮云武院并不常使用,这个世界弱肉强食,所以,如果弟子之间有不可解开的仇恨,就要到生死台,双方同意之后,决一死战。
“我不同意。”喉咙火烧似得难受,身体一种破败的感觉,李锋嘶哑着声音,拒绝掉挑战。
现在,离着炼药房那么近,只要进去找到解药,才是正事,要不然,性命难保。
“哈哈,什么?我怎么听到你说,你很乐意,同意了呢?”徐世亨笑起来,完全一副凶悍的模样,恶狠狠的再次说道:“马小玲就是我的证人。”
刷刷!
一听这话,知道徐世亨是要强让自己上生死台了,可谓机关算尽唐古拉风暴,李锋流着血泪的双眼,瞪得老大望向马小玲,少女咬咬牙关,点了点头默认。
“为什么?”李锋第三次问出这句话,他怎么都没想到,马小玲会如此绝情,“难道,你们不怕武府执法队,就想用强让我去生死台雷电颂朗诵。”
身体里面如火烧,毒药在蔓延,体内的灼烧感越来越重,但是,这一切都比不上心中的疼痛,马小玲背叛给予的打击,才更让他生不如死。
“强上又如何,王天行可是百强榜弟子,武府也不会为了你这么一个废材弟子,而得罪一个天才,只要你死了,他一定会保护我们。”徐世亨二话不说,动起手来,直接反手扣着李锋一条手臂,压着他就要去生死台。
李锋自然不能让对方如愿,挣扎起来。徐世亨望了马小玲一眼,叫喊道:“骚货,还不来帮忙?他已经中了毒丹,如不将他压去生死台,在这里就死了,有你好受。”
一听这话,马小玲全身一震,她迅速扣住了李锋的右手,将他压到生死台。
悲哀莫过于心死,李锋垂下头,闯下了“疯子”名头,就知他并不是一个轻易认输的人。事实上,他来到武院也从来没有认输过,从来没有放弃过,面对马小玲的背叛,又被下毒,这也让他心身都受沉重一击乐裕民。
但是,“疯子”能够有今天的名头,岂会轻易放弃。
我不能死!
马小玲为什么负我,我一定要弄清楚!
爷爷还在期望自己能够成为一个武者呢!
王天行就是武府的天才,那又如何,只要逃出此劫,我必定不会放过!
各种信念闪过,李锋挣扎的更加厉害,双眼的血泪难以控制,身体火烧难以遏制,只有脑海之中,那不屈的灵魂在呐喊。
咕噜!
钻动的感觉从体内深处动起来,衣服下面,皮表隆起一条条高速钻动的凸起,李锋本来因为毒药扩散,有些迷糊的意识,突然一阵清凉涌来,他的精神,为之一振。
清晨,武府的学生陆陆续续的起来,开始新一天的生活。
生死台所在广场,徐世亨站在一边。李锋蹲坐在生死台的另一边逍遥邪后,与徐世亨遥遥相对,双手随意垂在地上,低着头。
马小玲站在台下,刚好她是在两人中间位置,手上抓着一张按了血印的生死决战书。
签订生死决战书,默认双方同意,有相应的公证人,这场生死决斗,在程序上就算合法,有王天行这种天才在背后搞鬼的情况下,武院就不会过多的追究。
一上生死台,同意决战,生死由命。
眼见武府弟子陆续围了一圈,徐世亨对着周围喊道:“今天,我要和疯子李,生死决斗,马小玲作为公证人,希望大家能够做个见证。”
嗡嗡!
此话一出,周围的围观弟子们,睡眼朦胧一下子就清醒过来。
“那不是疯子李吗?他不是刚刚出小黑屋?”
“一出小黑屋,就和徐世亨在生死台决战,这是找死吗?”
“疯子的行为,我们怎么能够理解?我看他的情况,貌似并不是特别好吧。”
“疯子找死,难道我们这些普通人,能够理解吗?真不清楚他怎么想。”
议论声响起,只是以前李锋“疯子”的名头实在太响,就是周围的弟子们心中有疑问,却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他李锋虽然废材了些,但是,真打起来可是疯狂的让人害怕,谁都不敢轻易招惹。
此前,他就击退过徐世亨。现在,只是换了个地方,在生死台决斗,却也不足为奇。
“疯子李,别拖拖拉拉,来吧。”听得徐世亨的声响,李锋抬起头,表情平静,双眼闪过一丝丝激动,但是青河绝唱,他的眼睛布满血色,两行血泪还留在脸上,却是让人瘆的慌。
嘎啦!
撑起自己的身子,李锋全身的骨头脆响,慢慢的站起来,动作说不出的诡异。
这一切的发生,让周围的围观弟子们,寂静下来,望着眼前的一幕。
“要死,便来。”
话音刚落,徐世亨直冲而出,杀向李锋。
“来得好。”
面对徐世亨的攻击,横扫一脚,照着脑袋而来,李锋一改中毒后的萎靡神态,嘴角扯动,微微一笑,抬腿顶了上去。
砰砰!
蹬蹬蹬,冲击之下,站立不稳,李锋倒退五步,反观徐世亨,却倒退了七八步,表情满是骇然,眼中的一脸不敢置信。
“你,你,”站定后,徐世亨指着李锋,你了几声,才平静心情,“你不是中毒了吗?”
“呵呵!”
露出残忍的笑容,李锋并不解释,欺身而上,拉近距离,临到近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指戳出。
啊!
徐世亨反应不及,手臂上,一个血洞出现,鲜血染红他的臂膀,完全没有发现,有一种褐色的液体,夹杂在血液之中车艺莲,进入了他的身体。
两招对上,实在是出乎在场众人的预料,而最吃惊的就数徐世亨,他明知李锋已中毒,所以此时并没有出全力,对上之后震惊之下,更是被李锋趁机在手臂上,戳了一指。
哈哈!
眼见徐世亨中了自己的一指,李锋退开两步,站在那里扬天笑了起来,眯着的双眼更是笑的眼泪婆娑。
身中毒丹,按理说,生死将不由自己,李锋虽然心下不屈,却也没有想过,自己中毒之后在生死台能够打赢徐世亨,会有什么活命的机会。
但是,世事难料,他还真就挺过来了,而且,还获得了莫大的好处。
昨天晚上故意钻进他身上的肉膜,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给个被徐世亨和马小玲押解到生死台,正是肉膜发挥了作用,直接钻动在他的身体内,将他身上的毒素全部吸收,而且其中部分有用的药力,更是反作用在他身上成为灵丹妙药。
而最后,那不能相生相克抵消毒素吸收的药力,就溢出到了他的指尖,以至于刚刚一指戳出之际,刚好种在徐世亨的身上,而毒性更加之猛烈,肉团可谓有提纯之功效。
此时,李锋身体残留不少毒丹药力在身体内,这些药力并不能马上吸收,唯有打斗起来才能够让药力充分发挥出来。
“死到临头,你还笑的出来?”阴沉着脸的徐世亨,完全没有发现,李锋刚刚的动作有何不妥,只是为自己的大意,心里愤怒起来。
如果,他冷静下来的话,必定会发现,手臂上的异样,身上已经中毒的事情,但是,他明显愤怒遮蔽了理智。
“死到临头,就是不清楚会是谁?”
话音刚落,面对就死之人,李锋也不想多说,脸色一冷再次攻上去,肉团是什么他来不及深究,但体内隐含的药力,他却想要借此机会吸收。
而且,徐世亨必须死!
砰砰!
两人一接触,李锋被徐世亨一拳打飞,口中溢出鲜血。
但是,再次站起的李锋,眼中却满是精光,嘴角还带着似有似无的笑容,让人感觉很是反常。
两人对上之后,看得他们的身手,可知,徐世亨武徒六层,李锋才武徒四层,双方的力量悬殊无比,李锋压根不可能是对方的对手,既然还笑的出来。
“疯子”之名,可谓体现的淋漓尽致,在生死台周围的围观弟子们,心下俱都闪过一个念头,疯子果然够疯。
紧接着,二人爆喝一声,拳头一左一右,卷起劲风,如同大铁锤双双翻滚。
砰砰砰砰!
四只拳头相撞的刹那,凌厉劲风猛然四溢开来,吹得生死台上灰尘滚动。
紧接着,只听见两声咔嚓脆响出现,徐世亨的拳头猛然折断,身体倒飞而出,摔倒在生死台边缘。
“怎么可能?”徐世亨挣扎着起来,心下骇然,苍白的脸上满是惊骇之色,他明明是武徒六层,而李锋只是刚晋武徒四层,怎么可能会有如此实力,自己在李锋手中,坚持不到几招,就被轰飞出去。
徐世亨并不清楚,他已经被下了毒,而且是他安排的毒丹被肉团精炼的毒素,被李锋种在了他的手臂上,而李锋却利用打斗吸收了那残余在体内的毒丹无害药力。
此消彼长,徐世亨最终被李锋一拳轰飞,败下阵来。
“阴谋下毒生死台,想要取我李锋的性命。你们眼中的必死之人,突然强起来要了你得性命,没想到吧?”李锋眼神冰冷,一步跨出,来到徐世亨的面前,杀意纵横。
“你,.....你想干什么?”徐世亨被李锋这么一反问,发现身体之中中毒的异样,脸色铁青,感受到李锋的杀意,如堕冰窖,全身发冷。
“杀人者,人恒杀之。人在做,天在看,你们一定会遭到报应的!”李锋欺身向前,手捏徐世亨脖子,此消彼长,对方已不是他的对手。
“我,.....我认输!”徐世亨可谓惊慌失措,他到现在也都还没搞明白,整个生死台决斗,都按着计划进行,为什么他就会被李锋打败。
“认输,认输有用,还上生死台干什么?”手中微微加力,李锋可不会犯傻,听徐世亨什么认输的言论。
徐世亨,他必须杀!
“你……你好大的胆子!我……我可是百强榜王天行的人!”徐世亨吓得魂不附体,疯子李虽然疯狂,其他人都是被他不择手段击败,但却从来没在武院杀过人。
感受到脖子的手劲,徐世亨双拳双脚却不老实,开始反击,以他武徒六层的实力,就是中毒,一时半会也并不比李锋弱。
只是,李锋何曾会放过这等机会,对方越挣扎毒素扩散的越快,反而是越打他,他体内的药力吸收的越多。
“不用拿王天行来吓我!在这个实力为尊的世界,弱者注定被强者吃掉!”李锋双目陡然闪过一抹寒光,而后不再废话,一把捏断了徐世亨的脖子。
看着翻了白眼的徐世亨,李锋松开了手,紧了紧手掌,感受着体内经过一番打斗,那残余的无毒药力,被身体所吸收。
武徒,五层!
一番打斗下来,李锋的实力,再次提升了一层境界。
这让他有些兴奋,同时,更加疑惑昨天那个肉团到底是什么鬼东西?怎么可以精炼毒丹洪湖新闻网,让除了毒素之外的药力,被自己所吸收?
而且,面对徐世亨的尸体,李锋心中有一个变态的念头,就是有一种饥渴之感,想要吃了他,没错就是吃。
压制着这种无故出现的欲念,李锋站起身来。
紧接着,他忽然转过身,看向马小玲所站的位置。
哪里,早没了少女的身影,徒留下四周一脸吃惊的围观弟子们,他们一脸的惊慌的表情,吃惊李锋干掉了徐世亨。
同时,眼睛之中有些玩味,果然不出意料,那百强榜天才弟子王天行,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