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琳琳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悠悠乡情〗漫在记忆里的米粥香-九成宫景区



漫在记忆里的米粥香

牵人心扉的东西是时常存在的,比如,食物。
在《你的名字》中,三叶外婆说过:知道吗?水也好,米也罢,还有酒,这些东西进入身体和灵魂相接,这也叫作"结"。
“暖暖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童时不识也不解其中味,而今细细斟酌,嫣然摇动,情丝飞上心头郑其斌。

小时候,因为父母常年外出打工,我便由外公外婆照料致命红罂粟。自打记事起,家乡每家每户厨房里的锅总有前、后之分。“前锅”比较大,用来做主食,“后锅”小,用来烙馍或炒菜,就像是举案齐眉的夫妻,主内主久,琴瑟和鸣。
灶镬中抽出风干的柴火放入灶中,“劈哩吧啦”的像放鞭炮般蹦跳着,那红红恍恍自由跳跃的火苗,将弯腰佝偻着背添柴的外婆身影拉长投在了窑洞壁上,我最喜欢用双手比划飞鸟和小狗,就像幕布远景下的皮影戏,一老一小好男娃,演译着名不经传却又妙趣十足的剧情。外婆眼角带着皱纹的笑,像两把打开的古朴折扇,我一生都忘不了。

前锅里的水“咕咚咕咚”唱起了歌战红尘,迷蒙的水气慢悠悠地飘向洞顶爱的跟屁虫,外婆将事先淘好新轧绿豆般大小的玉米粒倒入锅中,朴彩英浮沉一笑,清浊可现三林中学,最外边的米汤十分清淡,越往里,乳黄加白的淀粉米汤水越浓,最中央是金黄澄亮的玉米粒,大抵相看,像一幅晕开的翰墨秋菊图。家乡人叫“玉米粒”都称作“玉米珍珍”,也有叫做“珍子”的,听着,感觉就很有玛瑙珍珠般贵气,但是,它就是朴实无华的农家秋实。
外婆拿捏的很准,只须一次添柴,之后,便到院子里坐着低头颔首拔弄着簸箕里的花豆子,像有此起彼伏的打算盘声响,外婆绛红色的脸庞虽已松驰,但含笑深陷的目光和她轻啍的秦腔《十五贯》,长长久久地住在了我心里。

“咕嘟咕嘟”的熬粥时,锅盖沿边的水丝时不时掉落到灶台面及后锅中,便发出“嗞嗞嘶嘶”的声响。灶中的槐木柴火也来凑热闹,“嘭嘭”炸裂,惹得适才炕上“咕噜咕噜”打盹的老猫,激灵一下睁开眼,竖起耳朵细听八方动静,之后,不耐烦地起身伸腰,一蹬腿便跳下炕,“喵喵”叫几声,在外婆的腿边仰头来回磨蹭彬县公众信息网。“锅台挨炕,烟洞朝上”。那青烟袅袅升起在熏黑的烟洞壁上,羊圈里小羊咩咩叫,牲口窑中的牛犊哞哞吼章艳敏,祖辈们用镢头修刮的水波纹崖床窑壁上,一两只大毛尾巴的松鼠来回跑,落下的小土块“嗒嗒嗒”,外婆牵起我的手,去在村口等着晚归放羊牧牛的外爷。天很蓝,暮光柔,云很淡,风很轻,雀儿叫声美,各户人家热络的乡音飘向天际,山沟里阵阵牛铃羊咩声。
夏末山风曛曛,云岚微晕,青天斜挂白玉盘,院灯昏黄,老猫顽心未改,追赶着迎光扑闪的飞蛾,小羊柔声轻咩,鸡圈里公鸡打着闷沉的低鸣,牛儿吃着回笼草,黄狗眯着眼。

外爷一手托着碗,红茶色发亮的额头布满纹路,藏青色的碗里盛着金灿灿的玉米粥拓麻歌子,表面凝起一层薄而透亮的膜致命罗密欧,外爷低垂着眼无意搅拌几下,轻轻吹着粥,深黄土地般的干瘪脸颊鼓了起来,瘦削的下颌骨似乎变得圆润起来,灰白色的胡须稀稀拉拉地布在下巴,干裂的嘴唇上下微合,玉米粥犹如微风吹麦浪般翻滚着。外爷不紧不慢地喝着粥,腮边一鼓一鼓地打着节拍,鼻翼微微闪动,大而深陷却有神的目光,望间纵横错交枣枝缝间的山月。外爷是个不苟言笑的人,可是,喝粥时的外爷,总会饶有兴味地向我讲起他在山间见到的自然趣事,顺便从口袋里掏出几枚木瓜递给我,其实,笑起来外爷,嘴角还有酒窝呢!外婆喝粥时,先夹起一口黄瓜菜,上下颌慢节奏磨合着天人网络电视,喝一口粥乐拍商城,布满老年斑的面庞因嘴里咀嚼的动作,被岁月刻下的纹路也随之若隐若现,眼底藏不住的笑意望向我。我喜欢用筷子在米粥碗里画一个圈吴正元,写个字,了无痕迹,但我念念不忘。低头闻一下,浓浓的,暖暖的,甜丝丝,浸润在扑鼻的粥香中,有种雀跃的踏实感。沾一下筷头,浓稠米汁掉落到碗里,舔几粒缀满的玉米粒,量少却又嚼头。转身给黄狗几口馍,又坐回来双手举碗,像是捧着个明月。当绿豆般的玉米粒在口中旋舞时,味蕾触到了秋实的饱满感,再一口粥入胃,洗涤一般地令身心舒怡,我能感觉到不可名状的幸福感涌现不断,久久不散。

食味是和人情相融不弃的,不论时光多匆匆,那漫在安宁清贫平凡岁月里的米粥香,都终将是我永不忘怀的纯真温情。

编辑:李亮校对:司静审核:李虎林

旅游路线:西安自驾游:西宝高速法门寺下,关中北环线,蒲村342国道进入麟游。 大巴:城西客运站——麟游县,发车频率1小时/次、车程4小时、票价:55元。
宝鸡自驾游:西宝高速蔡家坡下,关中北环线,蒲村342国道进入麟游。大巴:宝鸡西站——麟游县,发车频率:1小时/次 车程3个小时,票价:25.50 元,或沿麟凤路到麟游县城。
温馨提示:本文作者辛艳,《九成宫景区》推广的内容如有侵权请您告知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或撤销。
九成宫景区祝您生活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