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琳琳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一个世代与死人纠缠不清的家庭经历28鬼王性情长-世间奇闻诡事迦罗娜

第二十八章 鬼王性情长
鬼栈掌柜带我来到了酆都第二层,鬼王文金的管辖之地。原来普通鬼民每往上一层,不仅需要冥币还需要通过鬼王的考验,方可升了等级,做鬼王的家丁或者像二傻子那样的鬼将,也有像掌柜这样特殊的存在,在酆都只有文金鬼王有鬼栈的产业,所以鬼栈分布在酆都的每一层,掌柜这样的不管身在哪一层,都只归文金鬼王管辖。
因为事出突然,我一直在催着掌柜的快一点,掌柜的虽然不说话焦豫汝,不过也按照我说的去做了,看来这文金鬼王把下属管理的都很好,也就没那么担心了。终于到了鬼王的府邸,跟从前在青陵镜里看到的焦木的府邸不一样。
文金鬼王的府邸,没有焦木的雍容华贵,相反倒是有几分书香气,和她的鬼栈风格相差不远。进了府邸,灯光明亮,绿植修剪分明,府里的角角落落没有一点阴霾的气息,看来是位很讲究的鬼王石乃文。跟着掌柜的来到了正厅,原来鬼域也流行上世纪西洋风格的装璜,格调温馨有品位。
掌柜的让我在正厅里等一下,鬼王一会儿就到。趁着府邸主人还没来之前,我观察了一下正厅的陈设,除了墙角花瓶里一束干瘪了的花,其他任何摆设都是严密按照人间风水学来安排的,鬼王生前家里定是对风水学十分有研究,不然怎会无形中设置这样一处隐藏的八卦阵。
就在我好奇这束枯花为何在此处的时候,“想知道这花的缘故?”脆如春天的喜鹊,想必这就是文金鬼王的声音了。
转过头,望着眼前的文金鬼王陶菲菲,实在出乎我的意料,这顶多就是个样貌清奇秀丽的少妇迷你可爱多。“我让你出乎意料了,我太年轻,看起来不像鬼王?”快要一问三不知了,该回过神切入正题了。
“鬼王还有揣摩人心的本领。”或许是我太容易让人看出心思,“今日匆忙前来,是有急事需鬼王帮忙,还请找切入主题。”不知哪里来的胆量。
“放心吧,你爷爷,那个老妇还有那位柳柳姑娘都没事,我已经派人两她们救了出来,在前往我文金府邸的路上了。”现在看来,应该是文金鬼王有事请求于我们。
我谢过鬼王,心里欣慰着爷爷她们没事了。然而又想到二傻子还有小喜鹊,不知她们如何,若是被石柱永远困在荒原里也算是解了心头大恨,我与他的宿舍恩怨也算到此休止。“那,那两个一直追踪我的鬼将呢?”还是问一下比较保险。
“他们两,有一个是焦木的手下吧。暂且不用管他,你不是和他纠缠了两世?如今我让你爷爷他们收了这只恶鬼,不是算给你做了件好事?”文金并不惧怕焦木,可是我就更不明白了,这文金到底在打什么算盘,是我们还有利用价值?
“你确实还有点利用价值,不过,我还想等你爷爷来。”难不成文金鬼王生前和我爷爷认识。“我记得你们圆家是入殓世家,我的手下都是你们给化的入殓妆吧!手艺还真不错布鲁迪。”连我是圆家人都打听清楚了,难不成她真的和圆家关系匪浅。
“一十,趁着她们还没来,你替我化个好看的妆容吧,我这自从来了鬼都,就再没有过漂亮的样子了。”女人皆爱美,鬼王也不例外。给她化个好看的妆容,也好从她这儿多套点消息。
“好嘞仵德厚,鬼王您天生丽质,我定给您化出生前美丽的样子。”随着我手艺的逐渐成熟,跟鬼王说的可不是大话。“您躺下,就在门侧的卧椅上吧!”我安抚着文金,一个女人正值青春就丧了命,白白没了这张漂亮的脸,虽然在阴间位高权重也抵不过阳间懵懂的数十年。
“你这孩子还挺善解人意,若是化得鬼王我开心,定有重赏。”鬼王说完话,我没有回答她,就开始了专心工作,我想她也能理解我。
没有半个时辰,鬼王的妆容就完全化好了,因为文金死的时候脸没有受到太多损坏,家里是大户人家,有条件,给她全身涂了防腐剂,应该在嘴巴里还有别的防腐的宝物,所以到现在尸身保存的都很好。如今,到了鬼域,也不会出现普通鬼魂随着尸身腐烂而逐渐丑陋的情况。
鬼王拿出随身携带的铜镜,铜镜应该也是宝物,背面的八卦图清晰且准确,这宝镜不出意外应该是鬼王的陪葬品。“手艺还真是不错,有当年给我入殓的那个入殓师的影子,不错,不错啊!”听鬼王的语气,她很满意我给她化的妆容。
当年给她入殓的入殓师,应该也是个道行上的高手吧!“鬼王祖上是研究玄学的?”抵制不住好奇我还是问了这样的问题。
“我祖上世代都是文人,到了我那一代,家族早已没落,姜一郎有个是秀才的爹,和祖上留下来一直没敢花的家底。彩虹的约定舞蹈咳,没有你想像中的那么殷实。”鬼王的口气里有些许淡淡的忧伤,“我能在酆都城里有如今的地位都是靠当年那个给我入殓的人。”
原来给鬼王入殓的人通晓酆都诡事,看在鬼王样貌清奇,年纪轻轻就遭遇不测,心生怜惜,不仅替她入了殓,还替她将后事全都交代好了,让鬼王的爹娘替她烧纸宅百座,文银千两,还有压箱底的宝贝全都给了这女儿陪葬,才有了鬼王如今的一切。
死者为大,在人间是通晓的道理,鬼王父母做的确实也没错,等二老大限到了,就可以接她们在另一个世界里享永生之福了。只是鬼王说她很对不起给她入殓的人,因为同为入殓师,就特别好奇为什么,可惜鬼王一直没有回答我,也不好强求。
等了大概有三个时辰,爷爷她们终于到了鬼王府邸。文金得知她们的到来,立马派人前去迎接,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文金鬼王与圆家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却不知从哪里下手查找。“你还不快去接你爷爷。”鬼王看起来比我还急。
爷爷看到文金鬼王以后,惊讶万分,眼里满含幽怨。再看看文金鬼王,好像是做了亏心事一样,不敢看爷爷。“难道爷爷和鬼王生前认识?”我的一句话打破了僵局。
“她,她,就是……诶!”文金怎么说也是鬼王,爷爷对她这么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老爷子,当年,真是对不起了。”鬼王就差给爷爷跪下了,到底当年发生了什么事。
“一十,咱们走,不要这女鬼帮忙。焦木爷爷会给你解决,柳柳的中枢魄爷爷也能给你们找到,咱们不要她帮。”爷爷怎么了,好不容易收了二傻子,找到点线索,说走就走?
“爷爷,你今天不把话说清楚,我是不会走的。”我的倔脾气,爷爷也拿我没有办法。
“诶,一十啊!你不知道这女鬼,就是当年你爹入殓的女人,一直纠缠你爹到死的女鬼啊!”爷爷很少情绪这么激动,原来是跟我爹的事儿有关。
知道真相以后,我也就知道为什么文金对我家的事儿这么了解了,也知道她为什么说我的手艺和那个人不相上下了。对我爹的记忆没有很多,只知道当年我爹走的时候,爷爷刚年过半百就一夜愁白了头,谁家希望发生这种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事。
上一代的恩怨我没有特别感受过,不过我和二傻子的恩怨却始终历历在目。
鬼王道完了谦看见爷爷还是一副毫无原谅可言的脸,也是没有办法,只好先留我们下来,让爷爷缓缓心中的怨恨,再商量发生了什么事。
“圆老爷子雷丸片,咱们还是先住下吧!毕竟现在是解决一十的事儿,过去的先放一放。”菜婆的话还挺有用,爷爷能听得进去。
看爷爷的态度有所缓和,文金立刻吩咐底下的小鬼给我们安排住宿。其实爷爷只是为了我才会这样忍气住下来的。
准备送走我们的时候,鬼王突然说了一句“哎,这位姑娘,你身上的中枢魄被何人夺走了吗?”一语中的,看来这鬼王也是要不少道行的。
柳柳姑娘听到鬼王的问话后惊讶的转过身“鬼王是知道些什么吗?可否相告。”
“哦,也没什么能不能相告的事。柳柳姑娘请放心,既然是一十冥婚的妻子,我定会替你暗中调查的。”恢复正常意识的鬼王任雨萌,也没有当年爷爷说的那么面目可憎。
当年爹去世了以后,一定也想文金一样来了酆都,只是爷爷在这里一直没有敢问她我爹现在身在何处,还没到百年期限,他肯定也没投胎转世,现如今又在何处?是和文金一样成了鬼王,还是一直生活在鬼民区施密特正交化。哎,待到爷爷气消,我再来找文金鬼王好好了解我爹的事。
文金给我们安排了府邸里最好的厢房,没想到,我圆一十还真是福大命大,在酆都鬼域都能遇到当年亏欠我爹的女鬼,是福还是祸,是祸躲不过哦!
心情也稍微放松了一些,有鬼王相助,追查焦木的线索更加清晰,连柳柳姑娘的中枢魄也有着落了,突然想起那个神秘黑衣人,他也是阴间的阴司,会不会在这里还能遇到他。独自一人在院子里发呆,前路未卜,还请上天多关照。
待续~~~
来源网络,若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章节回看:
01三不入02冥婚 03终入殓04入洞房
05诈尸 06熟悉的棺材 07命数
08圆家秘闻09开天眼10出行前奏
11家宅风波12唤魂秘术13再遇柳柳
14撩妹高手15猫眼老太 16捉妖
17黄泉玉佩 18摆渡人 19青陵神镜
20镜语真相 21前世今生 22花神会
23花神会(2)24魂飞九天25魂飞九天(2)
26酆都鬼域 27宿命止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