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琳琳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龙江作协】任中恒︱边壕驼铃(连载之二十五)-春夏秋冬


边壕驼铃
文/任中恒
辉儿只顾一心救治血泊中的罕德,根本没有时间去追那个砍杀罕德的尼姑。辉儿急忙扯下罕德身上的孝布,撒上药箱里找出的药面,为罕德接筋合骨,缝制连接,止血包扎。那边训练有素的官军,已经把前来诵经的十名和尚,还有那五六名参加送葬的尼姑,从三面围得严严实实。身后面就是摆着的萨玛丹棺椁。又一场血战杀戮即将开始。官军的长枪如同密集的枪林,一点一点向中间压缩过来金箍棒多重,将包围圈已收紧,渐渐闭合,流血之事一触即发觋夕莉。突然葛喇嘛从外围跳入包围圈当中,双掌一合,在中间盘腿坐地,把女尼遮蔽在自己身后,以洪亮的声音说;“阿弥陀佛,恶有恶报,善有善报,不是不报,时间未到,时间一到一切都报。今日,佛祖就让罕德得到恶报洪荒接引,让他一只胳膊为我的女儿陪葬,还给女尼一个公道。老衲今后对此事绝不再追究,各位军爷,老衲恳请今日你们放过那位砍去罕德胳膊的女尼安吉教育网,她就是罕德月前挑起仇杀、伤及到的一个无辜的侍女,使她同样失去一个膀臂。今天这事就叫老天有眼,一报还一报,双方已经扯平,望军爷开恩,放了那尼姑。否则,老衲为救尼姑就要打开杀戒了,你们还未听说老衲在石垒部诛杀十八侍卫的事件吧?如果你们想杀女尼,就请先过老衲这一关,问一问老衲这口鬼头刀答不答应。”
葛喇嘛在石垒部以一对十八,面不改色。如同猫戏耍老鼠一样,说刀砍那儿里,就准确无误,分毫不差,他对女儿所负伤的部位,是谁下的手,葛喇嘛便以彼之技还于彼身。诛杀了武艺高强的十八护卫。这样的传说,早就传到屯军城官军的耳中。包围和尚和尼姑的官军此刻面对如此凶煞死神,心里都十分恐惧,战战兢兢,面色如灰,脚步立刻停止了向前压缩的统一行动。
带队的城防副官此刻站出来说:“葛圣僧今天之事,切实与您无关,请你把你属下那十个出家的师傅从这里带走,离撤此地,敝人是奉哈总管之命,负责保护罕德的人身安全,今日,那女尼有损官军之威严,在官军眼皮底下行凶作案老虎出更2,不给她点颜色,有何军威,屯军城有何颜面玄天邪帝。此刻我们就是要捉拿那个砍杀罕德的女尼,与你们和另外几个尼姑都无关系神医修龙。请葛圣僧谅解,请大家让开。”
“那女尼只是为报一臂之仇,并未伤及罕德性命。就与民间借钱还债一样,顺理成章,理所应当英创人才。今日她俩各无所欠,已经无所纠葛。如果还有谁非要追究樱花草简谱,无理取闹,敢动女尼一根毫发,老衲将重演一次石垒部诛杀护卫的血腥过程,别说尔等五十人,就是百万雄兵也阻止不了老衲来去。”
官军举起密不透风的枪林,步步紧逼。葛喇嘛已从袖头抽出鬼头刀。即刻大家都拼住呼气。
就在紧张对峙之时,一匹快马从屯军城赶来,马上的哈总管远远就大喊:“住手!”他跳下马来跳入圈内,听了带队的几句耳语后对葛喇嘛说:“切莫动手,今日之事,可给葛圣僧一个薄面,但那个女尼我必须带回审讯,问清她为何下此黑手,为何背后袭击,不讲江湖道义。只要弄清原因,本总管即刻释放尼姑。请葛圣僧放心,只要查出尼姑背后的指使是谁,我绝不对一个佛中信女进行妄加处罚。冤家宜解不宜结,葛圣僧,我也算给你个面子染指帝师,从此以后所有恩怨一笔勾销。”
“老衲已经不信总管今日之托词,今天女尼来此就是像借钱讨债一样,绝无违背大金国律条之疑。昨日,老衲已给你一个面子,互不相欠,今日之事,你若不放女尼,就会动起干戈,今日老衲手下绝不留情。”
双方又僵在了那里。场面十分尴尬。
辉儿简单的治疗了罕德臂膀,筋骨肉已缝合接上,能与否恢复功能,还得观察。辉儿就命人把罕德抬入“蜀国庵里”,转身出来看到哈总管与葛喇嘛现场对峙的局面。就跳入官军包围圈里。他第一眼就对这个女尼觉得似曾相识。细看一下子明白了,她尽管经过精心化妆安钧灿,伪装很深,可辉儿仍从身段、形态、断臂一下子认出她就是小岚,那个蜀国公主侍女耶律小岚。在多果大营,在罕德的蛊惑下,朵朵失手砍掉她一个膀臂,自今为报仇,同样砍去罕德一个膀臂。
辉儿上前对小岚施了一礼,就说:“小岚姑娘,实在对不起飞甩鸡毛,辉儿在此给你赔罪了,那日,是内人失手毁了你的胳膊。你要报仇,强力双齿辊破碎机辉儿任你处置,我绝不还手。”
女尼有些怯怯的回话:“施主认错人了,本尼乃是阻卜寨余里丹尼。并非是你认识的小岚。你们所说的小岚她已经死了。今日之事乃天注定,不索回罕德一条胳膊天理不容,此刻终究了结一桩冤仇。此事,一方面,给我师姐萨玛丹报仇姗拉娜,一方面要他还我的胳膊。今日大仇已报,官军要杀要剐随便,我砍罕德与别人无关,我即刻就跟总管回屯军城。葛师傅您不要干预过问,我与罕德之事有总管秉公决断唐坚。”小岚说完,走到哈总管跟前,双手一举把砍刀交给了总管之后说:“哈总管,本尼遵从您的发配。”
辉儿在两军之间处境十分危险,他看到葛喇嘛还在准备动手,和尚尼姑们都在愤愤不平。杀气很浓。辉儿已把自己的危险置之度外。在哈阿栋总管面前跪下说:“大哥,这件事确实与罕德相关,但无直接关系,那日在多果城罕德大营,由本人的夫人与萨玛丹争风吃醋,小岚上前拉仗,小弟的夫人朵朵失手伤及耶律小岚,致使小岚落得终身残疾,今日挨刀的应是我,请总管大哥放了小岚,一切罪责由我来承担。”
其实,这个自称余里丹尼的就是小岚,哈总管过去也认识,只是刚才被化妆掩盖了小岚的真实面貌,一时没有认出。郭文韬哈总管不仅知道她是大辽天祚皇上女儿的侍女,也知道蜀国公主死后,她与萨玛丹情同姐妹,十分要好,并知道,辉儿和萨玛丹答应小岚事成之后,将其送回幽州老家,与家人团聚。
哈总管一看此案与辉儿媳妇受人操纵有关,案情复杂,一时难于厘清,为缓解紧张氛围,就下令暂时放小岚回阻卜寨。葛喇嘛见干戈已结,也带着自己的十个徒弟回石板寺了。
罕德在乌桓驿馆一呆就是半月爱的替身,在辉儿的精心医治下,膀臂尽管骨肉链接起来,可是这个胳臂已经成为一个残废,不能使用,如同一个木头假肢一样。
辉儿知道罕德很快就要服役去了,自己也答应婆卢火近期去泰州医政药房履职。夜里,为便于照顾罕德,辉儿与罕德住在一个房间里。罕德拖着虚弱的身体,还关心着天祚留下的那个窖藏。
辉儿看到罕德如今已经到了如此山穷水尽的地步,为了自己那份虚妄的理想付出了半个生命,三十多岁没有成家立业,自今仍然孤独一人,身无分文。辉儿怜悯之心油然而生。辉儿的对罕德说:“大哥放心,辉儿过去说过的话永远算数。待你身体好一些,咱俩一起去狼洞山,取回地图,之后与你一起去潢河松漠找到财富。对这笔财富还是那句话,我分文不要,只是你可别再用于什么所谓的复辽灭金大业了,只是够大哥未来生活就行了。
(待续)

作者简介

任中恒,笔名耕牛,1953年3月生人。做过企管、党办、行政办的工作,机关退休公务员。在《黑龙江粮食经济》《齐齐哈尔社会科学》《黑龙江商业经济》等刊物发表科技论文几十万字。创作了近百万字的历史探索、散文、小说、评论、诗歌等作品,在相关的杂志或网站发表。

往期链接:
【龙江作协】任中恒︱边壕驼铃(连载之一)
【龙江作协】任中恒︱边壕驼铃(连载之二)
【龙江作协】任中恒︱边壕驼铃(连载之三)
【龙江作协】任中恒︱边壕驼铃(连载之四)
【龙江作协】任中恒︱边壕驼铃(连载之五)
【龙江作协】任中恒︱边壕驼铃(连载之六)
【龙江作协】任中恒︱边壕驼铃(连载之七)
【龙江作协】任中恒︱边壕驼铃(连载之八)
【龙江作协】任中恒︱边壕驼铃(连载之九)
【龙江作协】任中恒︱边壕驼铃(连载之十)
【龙江作协】任中恒︱边壕驼铃(连载之十一)
【龙江作协】任中恒︱边壕驼铃(连载之十二)
【龙江作协】任中恒︱边壕驼铃(连载之十三)
【龙江作协】任中恒︱边壕驼铃(连载之十四)
【龙江作协】任中恒︱边壕驼铃(连载之十五)
【龙江作协】任中恒︱边壕驼铃(连载之十六)
【龙江作协】任中恒︱边壕驼铃(连载之十七)
【龙江作协】任中恒︱边壕驼铃(连载之十八)
【龙江作协】任中恒︱边壕驼铃(连载之十九)
【龙江作协】任中恒︱边壕驼铃(连载之二十)
【龙江作协】任中恒︱边壕驼铃(连载之二十一)
【龙江作协】任中恒︱边壕驼铃(连载之二十二)
【龙江作协】任中恒︱边壕驼铃(连载之二十三)
【龙江作协】任中恒︱边壕驼铃(连载之二十四)

点击并识别上方二维码,关注本平台公众号:chxch511
最美文字,最美影像,诗词歌赋,散文小说,评论杂谈,打造最新最美文学平台,传播正能量,同圆中国梦!本平台注重推出新人新作,欢迎投稿。投稿邮箱:3384826033@qq.com
郑重提示:1,投稿的同时请配发个人生活照片和创作简历(200字以内)。如果没有按要求投稿,请按要求再投一次。2、本公众号开通“原创保护”,请不要投送已在别的公众号发表的稿件;3、投稿后请加编辑微信chxch5117,便于文章发表后联系及返还打赏稿费。
如果喜欢这篇文章,请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