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琳琳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黔西北青年诗人作品展】读他的诗,如同读秋天的树叶-黔风文学社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

零下九度的雪
■□张志
零下九度的雪
铁链系住的小白狗疯了
挣脱铁链红楼玉女,它跑到雪地里
狂奔,打滚
她好像找到了自己
她在用自己的热血歌唱
零下九度的雪
儿子说是白云落在了地上
我也带儿子在你纯朴的胸怀中疯
滑雪橇,打雪仗,垒雪人
合个影,让美好留给美好
零下九度的雪
我用行动的笔谱写你的曲
可你太美了,美得纯朴
美得要零下九度的爱才能诠释
所以,在你怀里我也不能长久取暖
我得回到屋里火焰的冷里去思考
――你的纯粹让复杂有点唯美
你的得到让失去有点深刻
零下九度的雪
你的美意味深长在时空里
张志:笔名南方豺狗、木耳。1981年9月生,贵州纳雍人,贵州省作协会员。著有小说散文集《百万富婆》,长篇小说《平凡的曲线》。
1997血荐中华,在无序的冬夜起飞
■□周泓洁
你曾不止一次说过,想飞
和我在无序的冬夜
让我朝着你睫毛翻动的方向
扇动记忆的翅膀
头顶乌蒙山巅的雾岚
身披喀斯特型的外衣
在爱情的空中自由翱翔
我也曾不止一次说过,想飞
和你在无序的冬夜
请你朗着我灵魂张扬的方向
像大鸟、像风筝
但不能像飞机一样贴近云层
带着你的温柔与体贴
慢慢地进人天堂
1997,在无序的冬夜起飞
我们沉默不语
我们心手相牵
就是在黑色的黑夜
找不准想飞的方向
周泓洁:1982年生,贵州纳雍人。贵州省中国当代文学学会会员,现供职于法制生活报社。
内心的碎词
■□彭华章
必须放弃理想中的校园,回到现实
如同泪水背叛自己的时候,用一副面具
尽量遮蔽内心的善良,避免伤害,
伸出双手,和一些熟悉而陌生的手紧握
然后问好,也许这些还不够
加上酒精的狂热和圆滑的心态
效果来得让人感到恐怖
在感觉远离自己,远离良心的时候
用一些书籍作为洗涤剂,没有必要
在现实的生活中幻想美妙的爱情和虚拟的婚姻
当一切都成为记忆时,静坐
观看一条河的流淌,从远方流向远方
亦如冒起的水泡,我们可在其中
去体会沉落的重,漂浮的轻
彭华章:1983年11月生,贵州纳雍人,张贵春穿青人。偶有作品见《散文诗》《贵州日报》《当代教育》《高原》等。
牛栏江
■□哑木
三天三夜的大雨,牛栏江
是上涨了三尺,还是下降了三分
溜索上溜过的人
是多了三位,还是少了三个
按时升起的炊烟
是多了三家,还是少了三户
悬崖上的石头
是多了三块,还是跳下去了三块
江水滔滔,你
离江水是近了三分,还是
退后了三尺
哑木:原名周亚松。1985年生,贵州威宁人。贵州省作协会员。诗歌见《诗刊》《星星》等,入选《2008中国年度诗歌》《2010中国年度诗歌》等选本。

乡愁
■□木郎
从Google地图回到故国——一片模糊中
我艰难地辨认着它的容颜 : 这里是贵州
织金在这里。你看,这里是后寨
后寨上来,这里是梯子岩,我上中学时
经常从这里攀越。梯子岩往回走
这里是大穿洞,每次我们都从这里穿过
这里有一条河,翻过来,这里是石猫猫
这里是高炉,这里是箐口,我可以
从这里、这里、这里回家,这里是三坝
快看!这里有一条小路,这就是多年来
永远没有修通的那条泥巴路,路的尽头
这里,是我们寨子。看!我家就在这里——
放大,放大曹央云,再放大——
在回到故国的n种方式中。这是最快捷的
它省略火车,汽车,省略乡村小巴,摩托车
它省略步行,省略了中转站
半分钟我就可以回到故国。它省略了乡愁
木郎:本名杨勇,苗族聚福林。1985年生,贵州织金人,现居贵阳。有诗作发表于《山花》《诗歌月刊》《特区文学》等。颓荡写作发起者之一,著有诗集《操》。
海昨天退去
■□王纯亮
原始的团帮体系已然解体
海昨天退去,就这样退去
孤独的苦行者绿着一双坚定的眼
恣肆地在恢廓的荒原
替万象峥嵘的诱惑呐喊不已
宿命带来的锐痛和唏嘘难尽
活过来的泣血者魂光荧荧
海昨天退去,大梦渊渊浩浩
原质的浪漫摇摇欲坠
黎明倏然被夜半的伤怀惊醒
历史的废墟里,太多绝痛通体透明
灵魂的演化出幽入微
荆棘中腾挪的气息旷达而坚韧
于生生息息之间
我完全被这彻骨的悲凉流放
眼光直抵奇异莫测的密宗天地
我像一匹野狼,仰天哮问
无恒的奔驰能否抵达上帝的故乡
海昨天退去,已然退去
荒原深处就这样撂下苍凉犷悍
那时时间的声音正在空间隆隆穿过
星浪以奔啸前进的姿态
用童贞般的信念和炽热而抒情的声音
引领人们永无止境地追寻
海昨天退去,王者何时归来?
王纯亮:1985年生,毕节市七星关区人。贵州省作协会员、新闻工作者,现供职于毕节日报社。
郊外古桥
■□刘坚
是谁的心
把古桥上的斜阳
紧紧锁住
桥下的流水
荡漾着迷离的美
我踏上这座桥
一不小心
掉进时光的隧道里
穿梭到千百年前
去寻找诗词的圣者
在桥头上
梦想着和他们
一边把酒言欢
一边吟诗做词
让那千古的佳句
在桥头的石壁上
成为一首首绝唱
多少痴男怨女
在凄美的夕阳下
携手聆听红楼的离歌
他们共扶花伞
痴看过往的客船
运河的那一头
是沧桑
运河的这一头
是迷茫
他们的爱情
在沧桑和迷茫里
最终随着船只
沉入了历史
夕阳,古桥
船只,红楼
曾经繁华的景象
像一幅失去主人的画卷
在这荒凉的郊外
被人遗忘
刘坚:笔名苗山归鸿,苗族。1985年3月生,贵州纳雍人。有作品在《毕节日报》《中国苗族青年网》等发表。摄影师、草根音乐人。
梦中书
■□子墨
必将有一个夜晚为你开放
在体内盗取春天的秘密和火种
像一位远方走来的无名商人
沿途唤醒沉睡的爱情
看见一只蝴蝶站在水边
翻动怀春的时节
让流水开始思念,粉红色的
嘴唇如同陨落的一团火焰
噩梦到达时天色微明
你严守秘密,从花园小路独步走回
我无法揣测来路,就如同你无法
拆卸我长在泥土里的头颅
梦中的一夜信纸翻开天头地角
侧室的呻吟如同荒原的猛兽
隔壁有耳,地窖的火炉
在努力窃听,对着黑夜发布花期
子墨:本名程红,1985年5月生。贵州织金人,贵州省作协会员。毕业于延边大学,获文学、法学学士。现供职于毕节试验区杂志社。
阳光照晒在冰面上
■□吕敬美
一片一片,像叠好的心事
一夜之间,枯叶掉了许多
北风是一个旧识
每一片都是一次讲述
每次讲述都缀着几点延迟的绿
路过的水都将凝成冰
冰面上有阳光。冰面下还是水
高处。风中的巢穴早已安定下来
一些鸟逐渐飞远,正成为墨点
而立后专注于行路。好几次
有清瘦的少年穿薄衫走过
都以为那是从前的自己
他心中一定抱着一团火
有清浅的人在南方连夜敲门
吕敬美:1985年6月生,毕节市七星关区人。上海大学法学博士、贵州师范大学副教授。现居贵阳。
荒原
■□郑林华
阳光蹭破乌云
黎明的曙光被苍老的秃鹫发现
那曾经弥漫的硝烟
永远被埋葬在格斗场上
一个笨女人将微笑横挂在一簇枝条上
像被双手托起的小小太阳
散发光和热
荒原上,第一株野荞花开了
一个孩子的笑靥为黄土地印上标签
横躺在妇人额头的沟壑
被岁月的犁铧越嵌越深、越拉越长
格斗场上只有空无的回响
小小的荒原覆盖了时间的影子
悲喜之间,天地不发一言
一粒粒黄沙,从指缝间渗漏
在地上堆积成丘
郑林华:1985年生,贵州大方人。毕业于毕节学院,喜欢摄影和写作,现为毕节日报社记者。

这个冬天终于来临
■□周明宽
当窗户玻璃抹上薄薄的清霜
天空或许还有几分放晴
已然是小雪不雪,落叶不飞
但我始终相信,这个冬天已经来临
一城无烟灯火,半城人影阑珊
在楼与楼之间,不断拉长的
不只是亲情,还有越走越远的文明
夜长、风寒,温暖的梦总难苏醒
不是所有的路都会被梦想照亮
我只想做一棵树,四季分明
春天发芽,秋叶缤纷
如此反复轮回,自然而真
站在时间之内,梦想之外
即便是有不测风云
抑或漫长虚无的守望
我都将把自己缩小成尘埃的模样
落叶叩谢大地,山岚回归峰顶
从城市的灯望到家乡的火
一个寒颤过后,我看见
那朵叫冰的花刘先林,正翻山越岭如约而来
周明宽:1985年生,贵州黔西人。有诗作发表于《中华诗词报》《诗词》《中国诗歌》《绿风》《散文诗》等。现供职于毕节市委统战部。
雪:内心的道路
■□雷开旭
请允许我打开内心最初的那个宗教
所有的钟声和雪片纷纷而落
填满天堂的路径。一排鸦翅
扑向细石的碎响 ,余音空溅。
我是这样死死地裹紧十八层肉质的棉袄
换了十八种不同的姿态
一步一步地向这个冰冻三尺的冬天靠拢
或者 第十八场雪的降临
已经融化所有的命运与劫数
在宿命与曙光之间完成最后的交替
夜晚。我从一首诗的深处挑出半息火焰
调整着一些营养不良的文字
七手八脚的我怎么也不能把它凑成一页完整的篇章
一枚雪片飞来扑窗的作响
也足以将我打得七零八落
我知道一场雪还在远方下着
寒风卷走落叶时并没留下半点声音
我是多么渴望这样一场雪啊
就在这个夜晚 请让我保持和一场雪的亲近
如来遗落在人间的那空钟声
已经残破。就让我和一场雪一起坐化成佛
双手合十 苦海无边
这个冬天就是天国
就是七十二座最美的菩萨
在雪与雪之间。众生起舞
其中有一个我 十万个我
十万个渴望与雪花亲近的人
我知道一场雪还在远方下着
寒风卷走落叶时并没留下半点声音
雷开旭:1985年10月生,毕节市七星关区人。贵州省作协会员包钢一中,有作品散见《散文诗》《当代教育》《高原》等夹腿综合症,入选《2004年中华诗歌精选》等。
宋玉:风骚之师表
■□罗逢春
读他的诗,如同读秋天的树叶
需用干燥的嘴唇发裂纹的声音
——这就是宋玉的悲伤。
风一样潇洒,典籍一样厚实
河流一样宽广和深沉
——这就是宋玉,我的老师。
我们处在不同的时代,却共享一种命运
我有理由用泪滴追怀,用模糊的视力
弥补时间留下的空旷。
你阅遍的河山依旧有人登临
你住过的老房子依旧有人瞻仰
你写下的诗篇依旧众口流传但又能改变些什么呢?
和那个你亲手创造的女人一样
你精通朝云暮雨的变形横岗高级中学,最终隐遁于空无。
我知道这绝不是梦,这是活生生的现实。
当楚王和他的宫殿需要犹疑的语气
似是而非地艰难指认
美丽的诗句早已落地生根。
罗逢春:彝族,1986年生。贵州赫章人,贵州省作协会员。民刊《走火》发起人之一。
有火车驶过这个地方
■□马刀刀
大核桃树下,裸露的树根上
一族老帽子在描述火车,就像父亲
提到牛,从头说到尾
内昆线上第一列火车惊起一群苍鹰
这个村庄拖泥带水地赶到花土坡
小孩骑在父亲肩上,一群人伸长脖子
一列黑乎乎的火车搅乱了
许多关于火车的猜想
多年后
有人提到,迅速从火车车窗外闪过的山水、田园、人群
车水马龙的城市。很晚才见到的子女和被城市粉刷过的孩子
回来时,一塑料袋异地水果,一件厚厚的羽绒服
油腻的火车纸杯娃娃,油腻的旅客。心有余悸
谈到这里,老人散去
村庄变得安静,冬风吹来
摇曳的核桃树,像是在迎接远方的火车
马刀刀:本名马关勋,1986年生。贵州威宁人,回族。贵州省作协会员,现居毕节。
秋天的诗
■□雷默
我想写首关于秋天的诗
于落叶轻簇, 青阶苔绿
弹一曲远方的歌
远方如你,歌声如你
我想写首关于秋天的诗
于夕阳向晚,芦草随风
描一场风花雪月
风花为你,雪月为你
我想写首关于秋天的诗
于晓风残月,晨钟暮鼓
读一阙清词相思
清词是你谢勇强,相思是你
雷默:白族,1986年3月生。贵州织金人,织金县作协会员,织金诗词协会会员。喜写现代诗,文艺爱好青年。
遇见
■□黎万志
在你深的眼里,是一个孤立的世界
孤立的我,遗忘了世界看着你的眼
我们是在路上,偶尔,遇见的人
偶尔,有白鸽飞向夕阳中的云彩
暮色是辽阔的,辽阔中我多似尘埃
深深的,在你眼里。我语言苍白——
黎万志:笔名石一,1986年3月生。毕节市七星关区人,太阳诗刊主编,作品见《新世纪边缘诗人作品选》《北方诗歌》等。

丁酉记:而立书
■□罗运欢
看见红色黄色黑色交叉在眼前
看见烟灰抖落在正方形里
看见自画像挂在高高的电杆上
而立之年,我看见
醉酒的你把家搬到高架桥下
搬到碧玉湖和鸟住在一块
而立之年杨子祯,我想看见
高粱,玉米,红豆,相安无事
眼睛不再装满命运的红色
在父辈的土地上,不再漂泊无依
而立之年,我的胡子刷刷地长
在几块石头堆成的框架里
那些细微的故事
经过谱曲,录音,在高空歌唱
罗运欢:1987年2月生,毕节市七星关区人。贵州省作协会员光山二高,现居七星关,流沧七闲成员。
最后一只知更鸟
■□任可迪
让时间回到一杯杯啤酒中吧
不要埋怨天空,即使天空已经学会遗忘
如同足疗师为客人洗一千次脚未曾记住其中一只
既然镁光灯下一个字也看不到
那么记住与遗忘皆无意义
套上黑色外套,只需留下眼睛——
密密麻麻的暗河正汹涌澎湃
一根根香烟燃尽,喝尽一杯杯酒
钟摆依旧有条不紊,除了趴着的狗
扭曲的墙壁爬满了惊魂
颤颤巍巍爬上旋转楼梯
每一本书都是一具高贵的尸体
密密麻麻相互依偎
这是最好的归宿,除此之外
回家的参照物已被纯色淹没
流星最后一次划破长空
窗外,知更鸟注定活不过今夜
任可迪:1987年3月生,贵州大方人。2010年毕业于贵州民族大学,曾任秋韵文学社社长。贵州省作协会员、贵州省诗人协会会员。现供职于大方县委办胡天兰。波力斯卡
黎明
■□周健
一束白光
驱散了梦境
我是醒来的使者
践行黎明里
那几声咳嗽的鸡鸣
守夜的街灯如火
此刻微闭着眼睛
应该在想远方的伊人
我不想扰乱自己的心
任由一堆酸的甜的
苦的辣的悲的欢的
凝聚成一个小小的梦
荡漾在远方
周健:苗族魂武双修,1987年7月生,毕节市七星关区人。第九届贵州民族文学创作改稿班学员。作品散见《贵州作家》《当代教育》《高原》等。现居毕节。
女奴
■□黄鹏
这黑压压的孤独
这使出全力
也无法开出的花朵
这春天,这囚室
这长久关闭后
訇然洞开的
火热之躯
这雨滴,这变形的
语词,这被天空
高高扬起的
生之舞蹈
欢爱过后,这白
这所有的冷却
和寂静。汗水里
这奔腾不息中恶魔
没有人认出并取出
她体内的坚果
黄鹏:1987年生,贵州织金人。贵州省作协会员。诗作见《中国诗歌》《星星》《绿风》等。入选《21世纪贵州诗歌档案》等。著有诗集《马蹄上的村庄》,流沧七闲创始人。

向天的坟墓
■□苏勇
布摩关闭了最后一位会说话的舌头
作为祭司,有权叫人选择的权利
向天的坟墓装不下天上的星星
装不下,空腹的骄傲
最缺什么,就受不住什么
低不进生活,就高不进苍穹
这座应该热闹的山头,现在很空
与之相对,只有蓝蓝的天空和白白的云朵
苏勇:1987年生,彝族。贵州威宁人,民刊《零度诗刊》编审。有诗作在《散文诗》《贵州日报》《高原》等发表,入选多种选本。现居毕节。
受伤之后
■□离岸
从昨晚开始,雨就一直下
我拿起搁置许久的手机
拨出铭记于心的号码
这是一场隐忍的做法
也是没有根的希望
电话里的一句话,春天崩塌了
身上的淤青在喊疼
只留这世俗的世界
无耻活着
离岸:本名施辉相。1987年10月生,贵州威宁人。贵州省作协会员。诗作散见《中国诗歌》《诗歌月刊》《星星》《山花》等,多次获奖并入选相应选本。
图片来自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排版/韩 牛 宋荣娅
校审/宋素珍 陈芳芸
识别二维码
关注我们